江小太爷的纯情白月光容月卿江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江小太爷的纯情白月光》 小说介绍

外面大雪扬洒,隆冬不能没有白雪,京城的雪下了一年又一年,这个冬天她来了京城。
  他们在大雪中蓦然回首,江尽撑着黑伞,在冷风中露出白净骨节分明的手,他的目光不经意望向一个少女“啧,真他么纯。”
  容月卿重生了,这一次她不要再懦弱任凭容家人安排自己的人生,前世的暗恋不该没有结果。
江尽两辈子只对一个人一见钟情过,一次从未拥有,一次爱的热烈又诚挚。

京城的江小太爷向来活得矜贵又毫无顾忌,是出了名的薄情寡义,一颗心又冷又硬。
后来啊,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尽爷有位放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尽爷对那位白月光的爱从来都是张扬又霸道的。
容月卿更没想到,上辈无法触碰的人这辈子却主动靠近,江尽对于她来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中的一束光,她把自己变得更好,让自己值得江尽的爱。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我爱你。”。书中主要讲述了:李舟大为震撼,邻家妹妹,哪来的邻家妹妹,还长的这么绝。显然裴弋和沈京河是不会告诉他们的。因为有了容月卿的存在,他们的氛围也没有放开。江尽根本不管他们,自己拿着手机在玩着什么。姜南扫了眼江尽,对陆经年他……
江小太爷的纯情白月光容月卿江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江小太爷的纯情白月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李舟大为震撼,邻家妹妹,哪来的邻家妹妹,还长的这么绝。

显然裴弋和沈京河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因为有了容月卿的存在,他们的氛围也没有放开。

江尽根本不管他们,自己拿着手机在玩着什么。

姜南扫了眼江尽,对陆经年他们说:

沈京河第一个不服:

几个人走到另外一边的牌桌,就开始赌,而赌注都是几十万。

容月卿侧眸看着沉寂的江尽,思绪飘忽。

前世,她曾经和江尽读过同一所高中,她高一,江尽高二。

江尽是出了名的校霸,京城所有高校都被他收拾过,因为他的身世背景和无人可及的长相,他身边总是换着各种各样的女人。

不过,她和江尽不一样,她渺小卑微,被人看不起,就算是容家人,也因为同父异母的妹妹从而被校园欺凌,人人可欺。

所以注定他们不会有任何交集。

第一次见江尽就是她在巷子里被欺负,习以为常的生活让她失去了反抗,直到他走进巷子里。

江尽仿佛从光里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一杯奶茶,一脚踢开了殴打她的人。

那些人一看是江尽立马就跑了。

江尽将手里的奶茶递给她:

容月卿始终记得那一天,江尽是第一个让她站起来反抗的,也是第一个让她心动的人。

即便知道他渣,她也喜欢。

江尽放下手机,因为身边少女的目光实在是炽热,他皱眉对上她的视线。

却在她眼中发现了一些忧伤和缅怀。

邪肆的眉骨轻动,江尽沉声问:

容月卿的思绪立马被拉回,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回答:

说完后,立马发现了不对劲。

容月卿对上江尽兴味的目光,解释道:

江尽嘴角微扬,薄情的眼角流露出几分厌弃,端着几分浪荡不羁的语气:

容月卿眉眼凝聚出几分疑惑,她和上辈子长的没什么变化,可她听到过江尽亲口说过他不喜欢乖乖女,不喜欢长相清纯的女人。

事实上江尽身边从未出现过乖乖女或者清纯唯美的女人。

她眉头拧在一起,神情狐疑。

江尽看着她微微挑眉:

容月卿忍不住问:

江尽盯着她,目光怀疑:

容月卿一噎,强行解释:

江尽饱含深意地看着她,目光落在她暴露的双肩和雪白的下颈。

从一边拿过自己的外套递给她:

容月卿白皙的脸颊上浮出两抹红晕。

还不是因为他喜欢的女人都穿着暴露吗。

但是她还是接过他的外套穿上一边解释道:

江尽啧了一声:

他们在这都是喝酒玩,吃东西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还是体贴的问了。

容月卿点点头,她确实饿了。

江尽拿出手机给京城一品楼打了个电话,然后对她说:

阿七也回来了,带来了一箱牛奶,细心的把牛奶都倒在干净的酒杯里。

容月卿笑容单纯地接过:

江尽说了句有事就拿着手机离开,阿七也跟着走了。

输了几局的沈京河坐了回来,发现江尽不见了,就容月卿一个人在:

容月卿吃了一块苹果,然后回答:

沈京河应了声,看容月卿一个人怪无聊就说,

容月卿目光清澄地看着他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沈京河从牌桌那边拿来两个骰蛊和两份骰子。

他把骰子给容月卿讲解道

容月卿懂了。

第一轮。

沈京河看了眼自己骰盅里的骰子轻松开口道:

容月卿看着他的脸开口道:

沈京河犹豫了,小姑娘说的真的假的,这一脸镇定坚定的表情应该是真的。

沈京河不再犹豫,小姑娘还挺能装。

容月卿勾了勾唇,打开了骰盅。

结果真的是三个四。

沈京河瞬间震惊。

容月卿接着道:

沈京河眼底划过一抹狐疑,这小姑娘有透视眼。

但是他还是无可奈何的打开了骰盅,果然没有三个三。

容月卿笑着道。

沈京河看了眼桌子上的一箱牛奶,也不耍赖,直接喝。

沈京河喝完继续道。

容月卿点点头,由着他找死。

几轮下来,沈京河玩到怀疑人生。

牛奶已经被他喝了一半。

裴弋走过来,看着桌子上的空牛奶瓶顿了顿:

沈京河俊朗的脸上立马划过一抹尴尬:

裴弋意外的扫了眼容月卿,看不出来啊,真的看不出来,她这张纯良无害的脸太具有欺骗性了吧。

沈京河闷闷道:

小说《江小太爷的纯情白月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