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不曾忘记你(梧桐私语)小说最新章节txt下载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若我不曾忘记你》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梧桐私语的火热小说。讲述了:   就好比内裤这个东西,夏花就说过一句话,她说:“选老公就像选内裤,不仅要样子好看,最要穿着舒服。”
  再提起这件事是一星期后了,那时候,叶晴已经处理好妈妈的事,回了滨岛。
  她站在滨岛地铁1号线上,满脑子想的是今后每月要为妈妈治疗支付的高额费用,而站在她对面的夏花则更乐于听听叶晴那天的神奇经历。
  “太奇怪了,实在太奇怪了。要我说那男的对你没意思才怪,可是干嘛追了一个城市,美也救了,连个热吻拥抱都没有,人就走了呢?这太不符合艳遇的普遍定律了!可那男的肯定对你有意思啊……”夏花摇着头,循环进行自我肯定再否定、再肯定再再否定…

书名:若我不曾忘记你

作者:梧桐私语

类型:霸道总裁

评论:作者大大更更更我把我仅有的票都投给你啦啊啊好喜欢你的这个作品!

若我不曾忘记你(梧桐私语)小说最新章节txt下载

内容介绍:   夏花甩甩披散肩上的波浪卷,对着镜子抿抿红艳的嘴唇:“夏花,你怎么就这么足智多谋呢!我都要佩服死你了。”
头疼的叶晴想找人说说心事,于是夏花裹着被子坐在二层床上,以老佛爷垂帘听政的姿态边听她倒垃圾,边心安理得地使唤了她一下午。
“花,我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夏花捧着一个很大的马克杯,里面盛着叶晴给她买的西米露。
“我不想参加什么该死的圣诞舞会。”
夏花翻个白眼,仰头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西米露,然后她拿舌尖舔舔嘴:“我对那个姓韩的为什么对你这么感兴趣更感兴趣。”


PorUnaCabeza

这曲子,她之前不是没跳过,可始终都跳不出电影里的味道,第一次和韩震跳着舞,不知为什么,当叶晴对上韩震的眼睛时,她不由自主地就把自己融入到那个情境中去了。

【01】

平安夜这天,温度小小的回升了两度,即便如此,穿着披肩小礼服踏出宿舍大门的叶晴还是禁不住打了两个哆嗦。
犹豫两秒钟,她改变了主意,决定换下这件“美丽冻人”的礼服。
真的,穿这身出门,恐怕没到舞会现场,她就已经冻成鼻涕虫了。

可她没想到,自己才下定决心,一回头就撞见一张晚娘脸堵在门口的夏花。

“除非你想在看到林乔得胜而归的死样子后,再看我一个礼拜的白眼……”夏花用恶狠狠的语气说。
在对付叶晴的方面,夏女王总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将对方一招毙命。

叶晴对郑斌是真的没留恋了,可这不代表她乐意接受郑斌现任的冷嘲热讽,这种分手后的附加赠品,她还真消受不起,更别说再加夏花的白眼了。
叶晴把披肩又往身上拉了拉:“走吧!”

到达会场时,距离舞会开始还有一刻钟时间左右,叶晴站在门口,看着门里三五成群结伴站着的人,他们中少数是男女作伴的,其余大多还是同性站在一起,说实话,不是出了林乔这档子事,她是完全没兴趣来参加这类活动的。

圣诞舞会,说是情侣派对,讲白了,真正的情侣是没几对愿意来这儿的,他们还是更愿意单独的过二人世界,也许只有那些才刚要起飞或者正在寻求起飞机场的人,才会来这种大帮哄的地方吧。

韩震还没来,叶晴本想拉着夏花找个地儿坐坐,可她没想到,夏花才脱了外套,立马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男生里个儿小的还好说,个子稍微一米八冒点头的就攒头往这边跃跃欲试,篮球社的几个魁梧男生更是直接走过来把夏花包围在里面,可怜穿着中规中矩的叶晴就这么生生被挤到了人群外围。

看着像是被丢进狼群的夏花,叶晴的心情不知怎的,突然就好了起来,冻得发僵的身体也随着愉快的心情越发暖和起来。

叫你欺负我,叶晴坏笑着转身去洗手间。

洗手间里没人,叶晴拿出手包里的唇膏简单的在嘴唇上涂了涂,之后又对着半身镜照了照,怎么看,怎么就越发提不起精神来。
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小花准备的,尺寸大小都是刚好的,淡紫色绒绣质地,看上去做工也好,可唯独这样式,同前面那群花枝招展的小姑娘比起来,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像……

“这是哪个教堂里的修女跑出来了?”

对,修女,叶晴就是觉得这个披肩像是后加上去的,怎么看怎么像修道院里的修女,给她手里塞本圣经,她就好直接高唱哈利路亚了。
叶晴一愣后意识到刚刚那句话不是她的自言自语,而是出自他人之口,偏偏这个他人是她最不想见的那个。

林乔今天穿的异常水嫩,淡粉色吊带蓬蓬裙,头顶带着同色的水晶发箍,让叶晴瞪眼睛的是这种天气,林乔连条丝袜都没穿,两条小细腿就那么露着。
这样的林乔,真是让叶晴“相当佩服”。

佩服之余,叶晴也对自己为何被撬角有了新的体悟,感情人家林大小姐事事都超前一步,她这里还没和平分手,人家那就麻溜的抢班夺权了,就像现在一样,叶晴还在过深秋,而林小姐一身行头显然已经提早跨入仲夏了……

对林乔,叶晴懒得理会,她伸手想把清洗台上的几小件化妆品收起来,不料手刚伸到一半,那只唇彩就“不翼而飞”了。

林乔拿着叶晴那支耗损过半的唇膏在眼前转笔似的转了一圈,动作停下来时,她看着唇膏的商标,嗤笑一声:“这牌子可真高级,高级到我怎么都没见过,是哪个地摊上买的啊?”

叶晴压根就懒得理林乔,她“嚯”一下抢回了唇彩扔进包里,然后叶晴笑眯眯得答:“自然比不上林大小姐你的,全国人民人手一支,那么的深入人心,贴近百姓。”

夏花说过叶晴这个人,不说话时还好,想说其实嘴巴是很毒的。
被她毒了一口的林乔哪能就不痛不痒轻易就放了叶晴,她一伸手直接抓住了叶晴的衣服,再用力那么一扯。

刺啦一声。

叶晴的衣服扯坏了。

林乔先是一愣,接着就举起她那只罪魁祸“手”,吹枪烟似的吹了吹指头:“啧啧,指头啊指头,你看你可真不懂事,衣服破了就不漂亮了。
不漂亮了,人家还怎么去参加舞会啊?”

林乔又“咯咯”笑了两声,凑到阴沉着脸的叶晴旁:“不好意思了学姐,舞会要开始了,郑斌还在等我,我先走了哦。”

林乔的大波浪头发随着女孩儿身体的轻摆,在空中化出道圆弧,再荡漾着消失了。

安静的洗手间,如今除去多了门外渐起的音乐声外,还多的就是叶晴身体里燃烧的熊熊怒火。
愤怒的情绪清晰的在她所有感知里泛滥传递,她手撑在盥洗台上,这才勉强控制着不让身体继续发抖。

她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抬头看着镜中那人,脸色泛潮,头发凌乱,加上身上穿的一件破损衣服,怎么看怎么是一副潦倒样子。
现在撤吗?叶晴压根连这个想法都没有过。

盯着自己的衣服三秒钟,一个奇怪的想法在她脑子里诞生了,叶晴微微笑着,手伸向衣服。

韩震来的时候,舞会刚好还有十分钟开始。

唐安柏一进门就看到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正左右逢迎的夏花,看着那个劲头堪比乱世佳人里斯嘉丽的女人,唐二微一勾唇,恰好夏花也正朝他们看过来,唐安柏打了个响指,看着夏花和那些人说了句什么,然后穿过人群,朝他们走来。

“刚和他们说什么?”夏花走近,唐安柏推下眼镜问她。
夏花朝他伸出手:“我说我的舞伴来了啊。”

夏花和唐安柏相视而笑,马鸣却觉得情势相当的不乐观,在他看来,这两个狡诈之徒凑在一起,最危险的就是他。

“叶子姐呢?”马鸣问。
陆凡摇头表示没看见,韩震脸板着,看起来也是不知道。
夏花左右看看:“真的哎,刚刚人还在的?”

“不会是变成蝴蝶飞走了吧?”安沁嘻嘻笑着,今天她是软硬兼施才让唐二哥带她来的,因为未婚妻这个特殊的身份,韩震和她在保持距离,一直没点头的陆凡也没答应带她,马小四倒是答应了,可他是个说了和没说一样的人,压根只有发言权,没有执行力。
最后还是得找二哥。

就在这时,大厅里的灯“啪”一声灭了,紧接着舞台上的彩灯亮起,主持人登台。

马鸣往唐安柏身边凑了凑:“二哥。”

明灭的灯光中,唐安柏看着马鸣直朝自己挤弄那对小眼睛,心想:我也知道站在老大身边冷,换谁舞伴到现在没找到谁不冷,四儿,你这辈子就是垫底儿的命了。

唐安柏往旁边挪了挪,离马鸣远点。
见唐安柏不管,马鸣干脆扯着安沁钻人群深处去了。
不想离开陆凡的安沁还哇哇叫了几声。

几人各怀心思时,主持人结束了简短的发言,宣布了舞会开始。
原本合拢的人群渐渐散开,有伴的率先进入了舞池,没伴的在积极寻找中。

搂着郑斌的林乔笑的很开心,整晚都心不在焉看着韩震他们的郑斌不免起了好奇心:“乔乔,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哼!”林乔瞪了男友一眼,“还不是你的前心肝——叶晴。”

郑斌真觉得这样总提旧事很无理取闹,不过他也习惯了,郑斌把林乔在往怀里圈了圈:“好端端的跳舞不就好了,再说她不是没来吗?”

郑斌真是早早就开始留心叶晴了,开始时他是看到她的,还是很保守的衣着,她一贯的风格,可那之后,他就再没见叶晴人了。

音乐响了很久,林乔也逐渐忘了叶晴的事,专心的跳起舞来。
五彩的琉璃灯在头顶转动,明灭不清的灯光下,林乔觉得自己好像公主。

不知怎么,就起了骚动。

骚动是从舞厅小门那里开始的,最初是很小的声音,可慢慢的,声音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他们都朝门口看去。

人群逐渐分开,有个人走进了舞场,灯光关系,开始时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不过林乔有不好的预感,等到那个叫韩震的男人一脸阴沉的朝门口走去,她已经能百分之百肯定了。

“怎么可能?”她低声嘀咕:“她的衣服明明已经坏了的。”

“乔乔?”郑斌盯着突然奇怪起来的女友,以为她不舒服,拍拍她背,问:“你怎么了,是不是不……”

郑斌的“不舒服”三个字还没说完,他就发现开始不舒服的是自己了。

叶晴她……好美!

郑斌瞪着眼睛表示惊讶,可惊讶的绝对不止他一个,叶晴是DH大有名的高材生,参加国家比赛,得奖学金无数,可人们所知的属于她的光环也仅限于学习而已,从没有人会把叶晴同性感、妩媚这类的词汇联系起来,对她,最多的形容词也不过是淳朴大方。

可现在穿着裸肩晚礼服站在灯光下长发束起的叶晴,真是美得让许多人意外。
虽然郑斌说不上是最意外的那个,但他绝对是最后悔的一个,他总算发现叶晴的美了,只是现在叶晴的身份是他前女友。

林乔也意外,叶晴的衣服明明已经坏了!她的衣服不是刚刚那套呆板的修女服了,扯坏的披肩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镶嵌在吊带裙上的一颗水晶,可真晃眼啊……原来那个傻披肩根本就是叶晴故意拿来耍自己的,水晶装饰实在太自然了,根本不可能是现弄上去的。
林乔咬牙死盯着叶晴的胸口,心里恨恨地——你耍我!

想“明白”这,林乔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说实话,女人间的攀比,无外乎就是比胸、比脑、比脸蛋儿。
这三者,除了脑子被林乔自动忽略外,其他两个之前她还是自信的,可现在呢?

林乔气得一挥手,不巧手上戒指是才买的,有点大,她这么一甩戒指直接飞了出去,刚好被经过的叶晴捡了起来。
叶晴递还戒指给林乔,然后她笑着说:“专心点儿,学妹,今晚不是你邀请我来的吗?怎么自己倒先分起神来了。”

她拍拍林乔的手,和韩震一同走开,别说,她走的那个姿势也让林乔看出了股优雅劲儿。
林乔气的直咬牙,但她转个念头一想,心情又好了起来。
叶晴,我们一会儿走着瞧!

【02】

很出乎意料的,在舞会现场制造一起小小惊艳的叶晴没马上下舞池,而是跟着韩震到个角落位置坐了。

林乔盯着叶晴亮到有些晃眼的白皙肩膀,还有她旁边那个一眼都不离叶晴的男人,她心里怎么也找不着平衡,酸意大坝溃堤似的止不住往喉咙里涌。
她就想不明白了,叶晴怎么就那么好运,学习好、人缘好,连找的男朋友都比她的强。

林乔懊恼的瞥了眼她旁边的郑斌,自己以为是抢来的宝,原来只是别人随手“不要”的一棵烂草。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赌气室友的一句话,说她这个中文系的系花、堂堂教导主任家的千金,找的男朋友还不如外语系家世平平的叶晴,她才不会制造机会把郑斌撬到自己手上呢。

郑斌和韩震有可比性吗?

长相输人,衣着输人,连郑斌算好的身材现在也输人。

林乔远远瞧着韩震咬着嘴唇,嘴里发狠:“叶晴,如果我能要你一直得意,我就不是林乔……”

正分心想事儿的郑斌还没反应过来林乔说了什么,就被她重新拽回了舞池。

叶晴接了韩震的外套,坐在角落。
男人坐在她旁边,抿着唇不说话。

叶晴略带着笑把衣襟往胸前拢了拢,说实话,第一次穿的这么“出位”,她还真有点不大适应。
男人没忽视她这个小动作,表情倒因此缓和了些。
还算有点自觉。

夏花和唐安柏早不管他们,下场跳得正高兴,叶晴看着夏花被唐二带着转了一圈又一圈,不知哪根心思突然就动了,还没来得及深想,一只手凭空伸到了她面前。

“叶晴,看你一直没跳,不知能否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下一曲?”叶晴抬头,惊讶的发现和自己邀舞的是学生会外宣部长。
他叫什么叶晴是记不得了,她唯一清楚得是这人是出了名的自命不凡,眼界高,外加一脸青春不再的青春痘,据说他家某位亲戚还是城市一个机关的头头。

他怎么找来了?叶晴伸手把散乱的头发掖去耳后:“对不起,我……”

她话没说完,手就被握进另一只手了。
韩震抿着唇,一脸严肃的看着前方,如果忽略掉他握着的自己的手,还真挺一本正经的样子。

“她有舞伴了。”
韩震说。

叶晴忍住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是很诚恳的在表示拒绝的歉意。
叶晴觉得部长脸都抽筋了。

“韩震,你一直这么小气吗?”

“谁一直了。”
韩震的脸沉在阴影里,叶晴看着他抿着唇,像是赌气:“你是第一个。”

他这么说,叶晴真的很开心。

“加上去的披肩果然不结实……”男人斜了她一眼,嘀咕。
嘀咕声被叶晴听见了,她问:“你说什么?”

叶晴说话时,身体总是习惯性的左右动动,她这么一动,韩震才给她披好的外套就往下掉。
韩震来气。
他们原本坐在两个犄角型摆放的沙发上的,叶晴和韩震各坐一个,现在好了,韩震一生气,干脆起身坐到了叶晴那张,两人挤在不算大的沙发椅上,韩震环着叶晴,对她说:“老实呆着。”

幸好他们坐的位置是角落,再加上“青春外宣部”的前车之鉴,直到舞会快结束时,再没人来打扰过他们。
叶晴的脸,在明灭的灯光中红了很久。

但是叶晴不跳,不代表没人记得她了,林乔就没忘了她。
这是她林乔参加的第三次校园舞会了,之前两次,凭借打小的舞蹈功底她是轻松夺冠的。
这第三次原本的冠军却在才开始评选就出了岔子。

一支舞没跳,只顾和小姑娘聊天的马鸣,盯着怀里七七八八的黄白花朵,再看看二哥怀里红色居多的一大捧,有点随时要背过气的感觉:为什么同样的人气,送二哥就是火红的爱情,到了他这儿就成了气人的黄白送“那啥”了……

郑斌落选舞王是意料之中。

林乔的运气比郑斌好点,虽然被夏花“分走”了部分票选花束,索性大家还算看她家里人的面子,林乔怀里的花虽然没往年多,终究还算“过得去”。

林乔的讪讪也只维续了几秒,她向来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她信奉契机是人为创造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站在大厅中央,她“啪啪”拍了两下手,在确认大家都在看她后才说:“其实参加过之前舞会的人可能知道,这次我并没发挥全力……”

与此同时,早就被刚刚马鸣他们好笑的献花画面吸引的叶晴打了个哈欠,对韩震说:“我们先走吧,困了……”

“走不了了。”

“什么?”叶晴揉揉耳朵。

叶晴正疑惑,头顶突然就亮了,她再看发现是三道彩光打在自己头顶了,眼睛不适应这突来的光线,她本能的伸手出去挡,可叶晴没想到有人比她还快,韩震的手把她眼睛挡个严实,她一呼吸,鼻子里是属于韩震的味道。

她看不见,却可以清晰地听到林乔说的话,林乔说:“今天在场的一位高手到现在一首都没跳,想必也在等着现在和我好好比一场呢,是吧,叶晴?”

是什么是,林乔你没病吧,我上辈子欠你了,这辈子不也把男朋友让给你撬了,你和我是多大的仇啊!深吸一口气,叶晴推开韩震的手:“如果我不跳呢?”

“不跳?”林乔冷哼一声,“那你领着这么一大帮外人是来捣乱的啊?”

叶晴倒真得挺欣赏林乔的直白了,她不是个遇事喜欢逃避的人。
站她对面的林乔从叶晴开始变了的眼光中看到“掉进圈套”这四个字。

毫无悬念的叶晴应战了,虽然几天来磕绊的练习让她没底,但比起不战而败,她宁愿虽败犹荣。

一个惯例式的舞会被这个突然的加餐变得有趣了许多,刚刚还打着主意是否要提前离开的人们又来了兴致,极有秩序的把叶晴他们围在了中间。

音效室协调音乐花了一段时间,没一会儿,大厅里的灯光再次暗了下来,乐声渐起,是一首美国经典的乡村歌曲《Tennessee Waltz》。

林乔今天穿的一款过膝蓬蓬裙,跳起华尔兹来,也算是中规中矩,她与郑斌一看就是练过的,搭配起来的默契感竟也算精彩,曲毕,大家的掌声没有少给。
舞后的林乔小脸红红的,她骄傲的挺胸抬头,感觉良好的像只天鹅公主。
她目光闪闪的看着叶晴,像是在说——看你怎么赢我。

林乔这样,叶晴就更不紧张了,跳不好,她还跳不孬吗?正这么想的时候有人拍她,叶晴回头,看是夏花。
夏花凑到她旁边小声说:“放心,你只管跟着韩震就好,我保证林乔必输无疑。”

闺蜜的好处有很多,比如落井下石,比如精心策划,再比如,就像现在一样适时地给你点鼓励。
叶晴像信奉神明一样朝夏花点点头,可转身在看韩震,心里又没底了。
跳交谊舞,是要眼神的,可是瞧韩先生那个表情,二十四小时眼睛能换一个频道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要他在几分钟之内同她完成无数次的眼神“擦枪走火”呢?

她有冲动伸手去扯下韩震的脸,起码能起点软化作用。

【03】

叶晴在做第五次的放松深呼吸。

不知是不是她幻听,总觉的耳边的音乐不像是录音,到似现场。
她一抬头,刚好看到舞台上方正坐着弹琴的陆凡。
陆凡长得好看,他今天穿得是件浅米色绒衫,干净的一如钢琴后朝她微笑的他。

每次见陆凡笑,叶晴都有种很轻松的感觉,耳边传来韩震不耐烦的声音:“往哪瞧呢?你舞伴在这儿呢。”

叶晴在心底笑了一声,刚好音乐响起。

《por una cabeza》,探戈里面最经典的曲目之一,被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里面当做传奇一样演绎过。
她没想到,夏花竟会要她跳这首。

这曲子,她之前不是没跳过,可始终都跳不出电影里的味道,第一次和韩震跳着舞,不知为什么,当叶晴对上韩震的眼睛时,她不由自主地就把自己融入到那个情境中去了。

韩震的手很有力量,时刻掌控着节奏,真像夏花说的,叶晴只需跟着他就好。
叶晴的手被他轻轻放出,再紧紧收回,张弛间,她的心跳也随着每一次二人距离的拉进而加快,她觉得快乐。

也许是许久没跳得这么放肆,一个旋转时,叶晴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她没来得及心惊,人就被韩震捞了回来。
叶晴没因为这个失误而有什么情绪波动,相反,她跳得更恣意了,她和韩震更紧密的贴近、分离,错步变得流畅,每一次旋转也几近完美。
她是真得再不怕失误了,因为韩震在。

当最后一个琴键收尾,叶晴的腿搭在韩震身上,她已经能想象的出自己脸有多红了。
只是她不知道,这红是由于激动还是别的什么。

和叶晴的舞比起来,林乔的华尔兹就显得中规中矩,也就平淡了很多。
自然而然的,献给叶晴和韩震的掌声比之前热烈太多。
林乔脸憋得通红,等掌声稍歇大声说:“你们刚刚失误了,他们是有失误的!”

女孩儿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听的站在一旁的郑斌直皱眉,猛劲拉她:“好了别说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要叶晴出糗,结果把自己输了的林乔再也不计后果了,她也不管在场有多少人,就失去理智的大声的对韩震说:“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我告诉你,她妈妈就是个能勾搭的,都病成那样了还有男人上赶着倒贴……”

林乔话还没说完,叶晴几步走到了她面前:“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说这话时的叶晴表情是出奇平静的,也许正是因为没看见预想里会撒泼的叶晴,林乔嚣张的气焰意外地被镇住了,她往后退两步:“我……我说什么你怎么会听不懂,谁知你怎么受你那个疯老妈遗传,这么能勾搭人……”

林乔说着话,眼睛不自觉地看站在叶晴身后的男人。
说句实话,比起叶晴,她更怕韩震。
所幸,男人似乎并不很看重叶晴,只不远不近站着,没有要插手的样子。
林乔松口气,继续看着叶晴。

她的话似乎真对叶晴造成了些影响,叶晴微微低着头,长发沿着耳际垂下几缕,碎碎遮着她的脸,她那种表情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小晴……”郑斌上前一步,试图劝解下两人,“乔乔她……”

维护新欢的同时,旧爱他也不想伤。
不过郑斌的算盘显然是打错了。

“啪”一声脆响,刚刚还有着窃窃私语的人群彻底被这一声给震消停了。

沙沙的疼在耳鸣之后清晰明了的向郑斌的感官神经传递,他手掌虚掩着脸,呆呆的看着叶晴。

“小晴……你……”时间一秒秒过去,郑斌的声音也随着腮帮上肿胀隆起一层中空的虚浮感,他觉得自己似乎永远丢掉了某样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叶晴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我不希望自家的事再从别人嘴里听到。”

掌心微微的刺痛将她对郑斌的最后一点情意彻底斩断,叶晴收回手,眼神坚定:“再犯,就不是一个巴掌了。”

林乔本来以为郑斌是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她正得意,就先听到郑斌丝毫没有男子气概的叫他前女友的名字,再接下去,还直接被叶晴打了,这太让她丢面子了。
她握着拳头,冲到叶晴跟前:“我男人,你凭什么打!”

说着,林乔细小的胳膊抡圆了就要和叶晴还以颜色。
她见叶晴连点躲得意思都没有,更是使劲了全力,只为出气。
可还没等林乔弄清情况,手就被轻松箍住在了半空中。

“我的女人,也不是随便谁都能碰的。”
韩震像是困了,兴致了了地说。
他手劲儿很大,抓的林乔手腕疼,她几乎要哭了,韩震才松开手。

林乔半虚脱状的向一旁栽倒。
所幸旁边站着的郑斌把她接住,否则一身裙装的林乔跌倒的话,丑可就出大了。

从韩震的性格讲,就算再天大的事情,只要他认为与之无关,那就可以直接忽略不计。
很不凑巧,自我中心惯了的林乔林大小姐,就偏偏是这么一位被韩先生真空化的人物。
盯着护住叶晴飘然远走的韩先生,林乔心中的不甘直接冲到了一个高点,她一把推开郑斌,冲出门去。
在离门口五米远处,穿着高跟鞋的林乔总算赶上了叶晴他们,她一伸手,拦在二人面前。

林乔手支着膝盖,弯腰大喘几口气,随后仰起脸看韩震:“你说叶晴是你的女人,可你知不知道她为了给郑斌织条围巾,熬过一个礼拜的夜……你又知不知道为了郑斌参加计算机比赛,她连着给郑斌打了一个多月的饭,期间是嘘寒问暖,把郑斌照顾的无微不至……”

她看着韩震略皱起的眉毛,以为自己的挑拨奏效了,于是说的越发起劲,把她之前“听说”的那些个过往如数家珍般一一罗列出来。

走廊里很安静,连躲在门后偷听人们的呼吸都是屏住的。

林乔冷哼一声,做出了一番口舌后的总结:“我就不相信当初做到这种地步的人,能说不爱就不爱了。”
她看着韩震,等着他把那个“水性杨花、善于做戏、扮可怜”的女人一手甩开,抑或者干脆给她个耳光就更大快人心了。

等了半天,果不其然,林乔看着韩震真的离开了叶晴,然而,愉快的心情还没在她心里存续三秒钟,就被逐渐迫近的压力驱逐的烟消云散。

男人凑近了自己,近距离间给了她十足空间压迫感,当他说完那句话,回身拉着叶晴走后,足足过了五分钟,林大小姐才回过神,大叫一声的跺了下脚,她才不是“试验品”呢!

一直躲在门口窥探着外面情形的马鸣见老大走了,直起腰,回头对唐安柏丧气的说:“真没劲,老大到底和那女人说了什么,能把她气成那样……”

“总归是话……”唐安柏推下眼镜,回头朝一旁的夏花说,“怎么样,一起喝一杯去。”

“不限量供应?”夏花笑睨男人。

“自然不限量。”

出了活动中心,叶晴把韩震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往里裹了裹,掩不住脸上情绪,好奇的歪头问韩震:“你和林乔说了什么?她那么生气?”

与叶晴带点“小兴奋”的状态比起来,韩震的注意力显然并没放在这个话题上面。

他板着脸,说句:“那些,按照原样各给我来一份,一样都不能少。”

这句话在叶晴听起来很是莫名其妙,她盯着韩震三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噗嗤一下,叶晴笑出声:“韩先生,你随随便便一条围巾都比我织的好,再说你都毕业多少年了,上哪儿找机会参加计算机考啊?”

“我不管。”
执拗的韩震此刻就像个和家长要糖的别扭孩子,这让叶晴心里说不出的愉悦,几乎都忘了脚上的疼。

韩震没忘,他低头看着叶晴从下楼就开始“闹别扭”的脚,问:“很疼?”

“还好,我不经常穿,偶尔一次,是很疼……”

叶晴没想到,因为自己穿不惯高跟鞋,韩震会直接抱起自己!她先是不知所措了几秒,接着就是火烧般脸红:“韩震你干嘛,快放我下来,被人看到像什么话……”

如果不是怕影响不好,她绝对会很大声的说话,外加赠送一顿拳打脚踢给他,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忍气吞声不说,连打在他胸口的几拳也是软的像棉花,丝毫威慑力也没有。

对叶晴的抗议,男人的回应就是直接手一上提,把她更深的塞进怀里。
抗议被毫不留情的武力镇压了。
叶晴捂着被他胸口撞得生疼的脸,咬牙切齿:“韩震,你也太霸道了!”

“执法时态度就得强硬。”

“你这是暴力执法……”

韩震吻住了她,这吻彻底把叶晴的坚守的意志瓦解掉了。

不知过了多久,如果不是一旁有人吹口哨,叶晴想像不出自己还会这样软在韩震怀里到什么时候。
她抿紧嘴巴,强行的把韩震推开。

皎洁的月光下,女孩儿的脸红被中和出一种淡粉,趴在韩震怀里,叶晴似乎能听到男人胸腔内隆隆的心跳声,一下下有力的震的她发麻。

“不耍流氓不成吗!”她小声骂。

“我不介意再多流氓一次。”
被抱着重新上路的叶晴听到韩震这么说。
“只要你能记住自己的身份。”

“什么身份?”

“女人,我的。”
倒装句果然起到了很好的强调作者,叶晴的脸更红了。

“谁是你女人,我答应你了吗?”

韩震觉得,加深记忆是很迫在眉睫的事。
当第三波口哨声飘过,叶晴终于举手投降了。

看着难得顺毛趴在自己怀里女孩,韩震抿着唇:“围巾,晚饭……一切练习过的,都不许少……”

“练习……”懵懂间,叶晴突然多少猜到了韩震究竟同林乔说了什么,所有失败的感情都是为了最后那场正式比赛准备的练习赛。
林乔对郑斌没把握,韩震这么和她说,不知道林乔要多火大了。

随着起伏的步伐,叶晴伸头看着天空,对遥远的那个人默念着,幸福也许真的离她不远了。

与此同时,滨岛市郊的机场三号航站楼控制室内,控制员正在做着降落指引。
核对过今天的临时停机状况,控制员对着麦克喊话:NK507次可正常降落在五号轨道,NK507次可正常降落在五号轨道……

半小时后,由纽约飞抵滨岛的NK507航班停降在机场已经有十几分钟了。
机场出口处,下机的乘客走地差不多了,出口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穿件黑色风衣,略显单薄。

他放下行李箱,掏出手机,开机先回复掉两条信息后,人就站在那里开始摩挲起手机上的一个小挂件。
那是个蜻蜓形状的挂件,一头拴着棕色的小绳,经年的东西,绳子很旧了。
蜻蜓是玉石的还是塑料的很难辨认,总之算不上高档货,搭在黑色闪亮的手机上有点不搭。

男人盯着挂件看了几秒,电话突然响了,看眼来电显示,他按了接听键。
整个电话他多数时候是在倾听对方说话的,只是在最后时候回了句:“我会把事情处理圆满的,放心。”

挂断电话,男人重新摩挲起蜻蜓翅膀,女孩儿低头给他系绳结的一幕再一次重现在眼前。

“叶晴,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先生,我们是过来接你的。”
几个彪形大汉在男人没发觉的时候站到了他身边,其中一个站出来说。
男人收了手机,脸上的柔和尽扫,只剩下冷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8-20 pm11:33
下一篇 2022-08-20 pm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