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王府家的倾世才女她太薄情全文在线阅读宋绫罗小说全本无弹窗

《恭王府家的倾世才女她太薄情》 小说介绍

【古言➕女扮男装➕朝堂权谋➕亲情➕正剧】
身带残疾,纵使宋绫罗饱读诗书,身后有权势滔天的恭王府,婚姻嫁娶上也诸多磨难。
心有不甘,她索性冒天下之大不韪,女扮男装步入危机四伏的朝堂,救君王,进敌窝,几次三番于险境中扭转乾坤……
不过,什么时候她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人,他隐藏了自己真实的目的和能力,对她不计后果地相助。
他意欲何为?。书中主要讲述了:宋绫罗难得一次出门,恭王妃倒是高兴,多给了十两银钱,念叨着绫罗想要何物,尽管买下。绫罗拜谢后,便带着身边的丫头春红往外走。入京的学子们,大多住在云鸿酒楼!因着那里离京城最大的书斋最近,平日里,大家几乎……
恭王府家的倾世才女她太薄情全文在线阅读宋绫罗小说全本无弹窗

《恭王府家的倾世才女她太薄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宋绫罗难得一次出门,恭王妃倒是高兴,多给了十两银钱,念叨着绫罗想要何物,尽管买下。绫罗拜谢后,便带着身边的丫头春红往外走。

入京的学子们,大多住在云鸿酒楼!因着那里离京城最大的书斋最近,平日里,大家几乎都会在书斋聚集。

昨日太子与恭王说话的时候,无意间说起他今日会微服去书斋。故此,一出门宋绫罗就带着春红前往布庄,一人寻了件男装换上。宋绫罗还特意黑化了皮肤,变得同个男子一样!

春红极为不习惯这突如其来的改变!

宋绫罗连忙制止,

古书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此番前去,其一是探探他人实力,若是科举这一条路当真可行她也好做准备!其二,自然是要引起太子的兴趣才是!

勤文书斋!

宋绫罗远远就瞧见了太子,他就坐在窗台处,一手茶杯一手茶壶,自斟自饮。撇开他从小养成的高傲性子不讲,太子才能品行都是极好。

春红自然也是瞧见了,她打小与宋绫罗在一起。宫里的人,她也大多认识。

宋绫罗与她姑姑恭王妃的秉性极像,有的时候,没有想法也就算了。但是当真有了想法,那便是要付诸行动的!

书斋里的人,正在斗诗。赫赫有名的方仲景占了极大的优势,一大堆人都在不住的赞扬。

宋绫罗的雅间在二楼角落,正好可以看清一楼情形。

太子似乎对方仲景兴致并不大,他一直看着对面。宋绫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竟是那个为刘思兰所不喜的萧玉和!

宋绫罗正在想为何太子会对萧玉和有兴趣,书斋的后门就被撞开,满头是血的店小二跑了进来。

一众书生飞快的闪开,避之不及。

方仲景迅速上前,

店小二抓住方仲景,神色紧张。

半数人听说后头有贼子进来杀了人,纷纷吓的直往外跑。

方仲景见场面乱了,连忙提高了声音。

春红被这场景给吓着了,紧紧抓着宋绫罗的手臂,这若是出了什么事,她可如何同王妃交待?

宋绫罗站在栏杆上,看着下头乱成了一团,有瞧了眼太子。他还稳稳地坐在那里,饶有兴致的看着众人。

萧玉和匆匆起身,

眼看萧玉和要跑出大门,宋绫罗大叫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上看来,春红吓得只往后躲,宋绫罗却是三两步下了楼。

宋绫罗提醒众人,如今这书斋里,连带着不受人注意的太子殿下也仅剩六人。

其中一人大喊,

宋绫罗冷眼看了那男子,

那人闭了嘴,宋绫罗说的不错。萧玉和也走了回来,几人相互看了看!

宋绫罗瞧着那个故作慌张的店小二,这个时候已经愣了神。萧玉和伸手摸了一把他头上的血,

众人顿生诧异!

方仲景大惊!众人也是一片唏嘘,宋绫罗却摇了摇头,跟在方仲景身边的人开始逼问店小二!

宋绫罗摇了摇头,看着那个店小二,

此话一出,在场五人都面露疑惑。被方仲景抓着那人,一下挣脱开来,大笑三声,

唰……地一声,那人话音刚落,就似一道闪电般消失不见。

众人还在错愕中,宋绫罗四下一望,果真瞧见了太子面带笑容,一脸感兴趣的模样。

宋绫罗牵着春红,急急往外小跑!

与此同时,太子轻启薄唇,

宋绫罗和春红还没有跑到放衣服的布庄,就被太子派的人挡住了去路。

春红认得那人,是太子的贴身侍卫,与太子向来形影不离。

宋绫罗就知道,她不在那些文人的名单里,太子终究会有兴趣的。

来人眉头微皱,他知道太子?

打发走了来人,春红心里的疑惑是越来越重。这几日,宋绫罗看起来是越发的奇怪的。行为做事,也同过往有太大的不同。

春红终究还是不放心,她越来越看不懂自家小姐。

宋绫罗与春红一同到了布庄,又换回了女儿装。回去的路上,宋绫罗将自己打算女扮男装,参加科举的事说与了春红!

春红睁大了眼睛,

宋绫罗看着远方,

春红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小姐竟然会担心自己嫁不出去!

宋绫罗微微笑了笑,嫁是嫁的出去!只不过嫁的那个人,怕是只能迫于恭王府的威名迎娶。这样的婚姻,就算是嫁了,又能如何?

与其这样,不如轰轰烈烈的为自己活一场!

春红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宋关雎点点头,

宋关雎想好了,她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总不能当真被姑姑姑父直接安排了婚事。往后余生,过的委曲求全!

第二日,宋绫罗又带着春红出街了!按着她给恭王妃的说辞,是要去拿布庄新制的衣裳。

眼瞧着宋绫罗离繁华的东街越来越远,春红不禁越来越担忧!

宋绫罗并未言明,

一路向南,宋绫罗在太子府门前停下来。

龙长卿今日早早的出了宫,回到太子府上,想着昨日在勤文书斋见着的那人,又拿着属于宋绫罗的玉佩。这心里,真是有千万种疑惑等着人来解答。

龙长卿不禁调侃。这宋绫罗打小就是一副冷样子,能来这太子府,的确是难得!

宋绫罗下跪,龙长卿皱了皱眉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宋绫罗这话倒是直接!

龙长卿从来不是计较的人,前日的事,他倒是早已经不放在心上。

宋绫罗咬了咬嘴唇,

宋绫罗向来冷漠,他不会相信,她会无缘无故以男儿身吸引自己的注意。

宋绫罗犹豫片刻,

龙长卿倒是诧异了,有什么事,是她的王爷姑父办不到的?

龙长卿倒是被惊了一下,参加科考?从古至今,哪里有女子参加科考?

宋绫罗跪在地上,她在想着她该凭什么去说服太子。

绫罗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求太子,只是她觉得,太子殿下不像其他人一样保守刻板。说不定,依着太子的性子,自己求他帮忙还是有几分可能的。

龙长卿眯起了眼,

龙长卿这么一问,宋绫罗倒是说不出话来,她紧紧咬着唇,看起来隐忍可怜。

宋绫罗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是啊!太子殿下凭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帮她这个小女子!

龙长卿看着宋绫罗,她着女装的时候,看起来当真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子。昨日在勤文书斋,着男装的他,看起来又实在是不一般。

观察力和应变能力,都不是一般的好!就是那么多的男儿,也比不得。

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只可惜,她宋绫罗不是男儿身!

太子有意为难,他喜爱宋绫罗的美色,不愿美人失望。但是果真要他罪犯欺君,那也得有足够的理由!

宋绫罗诧异的抬起头,猫一样的耳朵?

太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宋绫罗缓缓的将自己那束头发别至耳后,

右耳微卷,上端略尖。除了没有发毛,那只耳朵和猫耳简直没有两样!

太子浑身发颤,眼前这一幕,简直让他不敢相信,

宋绫罗一头雾水。

太子忽然大笑出声,这,这可真是,天助也!

太子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重复出那张画,那张在皇后宫里看见的画。画里那个小人儿的耳朵尤为清晰的和宋绫罗的耳朵重叠在一起。

应劫人!是的,宋绫罗就是那个应劫人!

太子兴奋的一把拉起宋绫罗,太子这话说的很肯定,是的,宋绫罗有女子的倾城之貌。

但是身为女子又因为那只与众不同的耳朵,而心生自卑!

她想要变成男子,进入朝廷!是的,她化身男子的时候,有胆量有气魄!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宋绫罗会成为他龙长卿的左膀右臂!那个人的劫数,真的来了!

太子略微有些兴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宋绫罗自动的就来到了自己面前!

灰衫白衣,头上钗环未戴,一头乌黑的发松松的系在身后。描了浓眉,卸了脂粉。

隐隐有倾城之貌,却又似俊俏儿郎!

龙长卿不由得拍手叫绝,若不是知晓宋绫罗去了后室,他还当真要觉得有陌生人打后室出来了。

一开口,竟是男儿浑厚的嗓音!

龙长卿着实觉得有趣得很,

声音变回正常,正是宋绫罗本来的声音。

龙长卿越发觉得有趣,

宋绫罗笑了笑,这个变装的手艺。也是她一个人无聊的时候,看书琢磨出来的。没曾想。如今竟然可以派上用场。

龙长卿对宋绫罗这个手艺产生了兴趣,

龙长卿打定主意了,宋绫罗的存在,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从今往后,宋绫罗只能为他所用!

宋绫罗极为高兴,若是她当真可以以男儿身参加科考,就是中个举人,那也是极好的。心里自有一番打量,复又换上了自己的衣裳,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龙长卿看着宋绫罗的模样,不免心动。若说之前觉得宋绫罗是姿色过人,他心生喜欢。今日发现宋绫罗这般技艺之后,竟在期待她的日后……

宋绫罗起身告辞,龙长卿却是看着宋绫罗的背影。此时此刻,他并不会想到,日后,宋绫罗的这个技艺会救了他一命。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太子当真没有食言,不肖两日,太子府就来人了。

东西传到宋绫罗的院子,竟是参加科考的帖子。宋绫罗欣喜若狂,细细的看着上面的字。

宋绫罗看着帖子上面的名字,想来这是太子取的名了。

宋绫罗细细得收了帖,还没有来得及平复心情。恭王妃便来了!

恭王妃眉目间有些不悦,看着绫罗,现在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恭王妃并不想绫罗步自己的后尘!

宋绫罗请了安,宋绫罗说话慢吞吞的,看了眼姑姑的表情,眼里更是担心。

恭王妃听到这,一直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那日的场景,恭王是与恭王妃摆谈过的。

绫罗好心,却是把火往自己身上引。太子殿下,岂是一般人可以随意愚弄的?

想来太子殿下要绫罗临摹经文,也算是放过她了。

恭王妃想着,不禁笑出声来。亏的自己一开始还担心太子看上了绫罗,深深害怕这事无法招架。

如今看来却是极好的,没有过重的处罚,也没有太子的亲睐!

拉过宋绫罗的手,

绫罗乖乖顺顺的福了身,

恭王妃走了,宋绫罗细细算着科考的日子。

可得要好生温书,不能辜负了这次机会。

送东西的人回了太子府,太子正好在太子妃的院子里。

太子正在给太子妃描眉,画的是根根分明,柳叶成形。

太子挑眉,有些不满。

太子没了画眉的兴致,将青黛扔在一边。

太子妃捡起,补好了眉上的空缺。

太子重重的叹口气,觉得那宋绫罗当真是势力,有求于你的时候,那模样娇弱可怜。等你完成了她的请求吧,就这样冷漠无情。真真是气死个人了!

拿到了参考的文书,宋绫罗是彻底把自己锁在了屋内。整日里废寝忘食,将书房里大大小小的书籍都一一过了个遍。

春红每每都是将饭菜送到了嘴边,她才会吃上一两口。

春红实在没有想明白,为何宋绫罗会放着好好的小姐不做,非要这般折磨自己。

宋绫罗啃着嘴里的馒头,头也不抬,宋绫罗嘴里的馒头没了味道,伸手去点蘸水。

春红刚刚把盘子拿在手上,一抬眼,竟瞧见宋绫罗拿了馒头去沾了墨汁。她说出来的时候,为时晚矣,宋绫罗已经啃了好大一口墨馒头。

春红看着满嘴墨汁的宋绫罗哭笑不得,宋绫罗反应过来的时候,本想吐出来,但是已经嚼碎吞了,只得就机品尝了一下这摸馒头,

春红无奈的唤了声,连忙将那馒头收走,递上一杯茶水,给宋绫罗漱口。

春红关门出去的时候,再次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小姐这些日子,真可以说是废寝忘食了。春红一直在矛盾着,女扮男装考科举,她是真不希望小姐考中。可是见着她这般没日没夜的苦读,她又真的是心疼,若是真的考不中,她该是多么的失望啊。

科考开始了,宋绫罗一大早就换了装,独自出了门。

考院门口已经排成了长龙,宋绫罗有些紧张。她的身量在男人中算矮的,被乌泱泱的人挤着,脸上开始冒出细汗。

尖细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着轿撵来的方向。

龙长卿由众人高高的举着,几乎是一眼,他就看到了宋绫罗。不免嘴角上翘,做了个手势。

所有人齐齐下跪,宋绫罗自然也不例外。龙长卿踱步,在宋绫罗面前停下。

太子喊了声,宋绫罗男装的模样他是记得的。

宋绫罗有一瞬间晃神,

太子轻笑出声,

宋绫罗的手紧了紧,太子于众人中独独喊了自己,也不知他又想干什么?

太子从小调皮,又是天生的上位者。

时辰将近,太子说了些场面话就走了。倒是因为太子对她的特别,那监考的官员对她很是客气恭敬,宋绫罗顺利的进了考场!

声音有点熟悉,宋绫罗转头一看。是他!那个据说是刘小姐指腹为婚的男人,萧玉和!

宋绫罗并不说话,

宋绫罗看着萧玉和,面带不快。

萧玉和没想到宋绫罗会这般冷漠,看着她拂袖而去,却不知自己是哪里不得体了?

方仲景就在不远处,看见萧玉和前去搭讪,用的方式又这般拙劣,当真是可笑。

萧玉和这才知道自己言语有失,暗自懊恼,摇了摇头,

小说《恭王府家的倾世才女她太薄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