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主角药古蓝燕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 小说介绍

【东方奇幻】【幻想言情】
一个古老的当铺,一张奇怪的羊皮卷,一支能召唤万兽的玉笛。
《山海经》中的神兽就出现在眼前,牵连出一个从洪荒妖兽到现代的奇幻故事。
当铺主人药古的真实身份被揭开,古老的传说照进现实,《山海经》中的旧事到底如何,又能否被改变?
药古:“你是不是人?”
蓝燕礼:“不是。”。书中主要讲述了:“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岸深五丈余,恒冰,惟夏至左右五六十日解耳。有横公鱼,长七八尺,形如鲤而目赤,昼在湖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熟,食之可止邪病。其湖无凸凹,平满无高下。……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主角药古蓝燕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药古现在脑海里几乎都是书上的那些死文字,根本不能理解现在的状况。

她很想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时空出现了裂缝,还是这个世上真的有神明精怪之说,她现在几乎要怀疑,所谓的唯物主义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这些全知者的存在罢了。

当然,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不,在刚才蓝燕礼还没有回答之前,她是一个纯正的唯物主义者。

但是现在她可能要改变一下她的想法。

药古仔细去看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将他和横公鱼联系到一起。

那个人睡着的样子很安静,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几岁的模样。

是了,他们这些又不会死,当然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年轻的样子。

蓝燕礼说他睡了三十年,药古的眼睛追到蓝燕礼手中的那只玉笛上,她想起来看,三十年前刚好是这只玉笛被当到涯古堂的时候。

那么,床上这个人—这条鱼,他睡了三十年,跟这只笛子有关吗?

蓝燕礼说道,

药古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问道,

她看见蓝燕礼像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是吐的时候又平和,她听见蓝燕礼回答道:

药古这一次没有太大的意外,许是在蓝燕礼说他不是人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猜测到了。

她奇怪的是,并非人人坚信唯物主义,那么他们这些全知者到底是怎么样风平浪静的存在到了今天——这样一个没有人愿意相信神明存在的时代。

像是看出来药古的疑惑,蓝燕礼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来一丝笑意。

这是药古第一次看见蓝燕礼的脸上有其他的表情,但是她也从这一笑当中品出来了几分苦涩。

蓝燕礼说道:

蓝燕礼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悲痛,但随即又被冷漠所掩盖:

大概真的是蓝燕礼存活了万年,药古听他讲话的时候,就好像经历了沧海桑田,物换星移,白云苍狗的人是她,那话里有远古的沉淀和对新世界的未知。

蓝燕礼的目光袭来的时候,药古下意识的躲开,但同时也在心里问自己,她信神明吗?

唯物主义论教她,承认世界的可知,但是否认神的存在。

拿《山海经》来说,学者们总是考究里面的生物到底存没存在过,辩论之下的结果从来不具有唯一性。

如果世上的鹦鹉早在万年前灭绝而非存活到现在,那么这本奇书当中记载人们也只是当个玩笑看罢了。

因为,谁会相信有鸟会说人话呢?

道理都是相同的,如果今天不是亲眼看见蓝燕礼和姑苏,她又怎么会知道,那样的上古异兽,真的存在,并且穿越万年来到她面前。

所以她信神明吗?在今天之前,她不信的。

药古答道,就好像鬼神论也是如此。

如果蓝燕礼一直不将身份讲出来,她也只能认为蓝燕礼是一个与常人不同的人而已,神明之说于她而言就像是带着一层纱,缥缈的,她看不透彻。

有,她则信,无,她也不会纠缠。

蓝燕礼又扯了扯嘴角,他很想和药古说,神明之说并非缥缈,但是他究竟还是没有张口。

他怕有一天,药古知道自己与女魃灵识相通,卷进那千年前的争斗之中。

虽然现在她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了这时空的漩涡,但是蓝燕礼还是在想,他可以努努力,把她给拽出来。

药古已经知道他非人的事实,那么她现在要接受的是,那梦里的一切是真实的。

梦里的蚩尤又在哪?他真的会带着千年前的怨恨来到今天吗?

蓝燕礼说道。

他的眼睛还在看着床上的姑苏,好像万年的相识并没有消减这三十年未曾现实相对的寂寥。

蓝燕礼将手展开,那只密山笛在他手中微微晃动,难掩上面的微光。

很简短的故事,但是药古好像看见了那样的盛况。

从古至今,贪婪之心尽有之,无论神明还是人类。

一只能够唤醒无数灵兽,异兽的笛子,怎么能叫有野心的人不心动。

洪荒时期,万物有灵。如果得到万物的助力,天下皆是囊中之物,就算神明阻止,那也是一场不费吹灰之力的恶战罢了。

蓝燕礼说着,手指去抚摸笛身,药古这才看见,那笛子的身上中间位置,有一处裂痕。

药古看向床上的姑苏,问道,

药古皱眉,她忽的想起来那书中所写:原来是真有其事。

蓝燕礼说到此处时,忽然停顿。

他想说,并且对女魃的敌意不减,但是话到嘴边,蓝燕礼又咽了下去,换作,

云里雾里,药古要想把这些故事消化完,尚且需要时间。但是她明白一件事情,所有的贪婪,怨恨,甚至是无辜悲悯,皆与这笛子有关。

她恍然间想起来,为什么那个女人要来医院看姑苏,为什么在异兽录的展览会上,鱼幼城说她在看无启国的画。

想来,她便是书生的妹妹,因为心中愧疚,想要做些什么来挽救姑苏,而那无启国正是传说中能轮回不死的国度。

小说《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