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山不易最新章节,小说周山不易无弹窗(周易裴城)

《周山不易》 小说介绍

周易为人臣子时,裴城为近卫护其左右;
周易为九五之尊时,裴城为将军戍守边境;
周易与西凉公主大婚之日,他双手献上一座城池;
唯独周易要立他为帝后时,他却只敢龟缩南境。。书中主要讲述了:驿站内已经摆好饭菜,因为闹饥荒,菜品自然不会有多好。只有白面馒头、粗粮和糜子煮的粥。但一路奔波的运粮的是不存在挑剔的。将士们看到裴艏带着人马进来,都站起来向他行礼“拜见裴将军。”裴艏自由散漫惯了,没有……
周山不易最新章节,小说周山不易无弹窗(周易裴城)

《周山不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驿站内已经摆好饭菜,因为闹饥荒,菜品自然不会有多好。只有白面馒头、粗粮和糜子煮的粥。但一路奔波的运粮的是不存在挑剔的。将士们看到裴艏带着人马进来,都站起来向他行礼

裴艏自由散漫惯了,没有那么多规矩。摆手示意他们坐下继续用膳。他巡视了一周并未发现小殿下的身影。一个眼尖的小兵看出裴艏是在寻人,囫囵将粥咽下说:

裴艏不便打扰周易,取了自己那份晚餐上了屋顶。以前常听聂丞相说北方的星空最美,太极城更是因此得名。他还不信,觉得那迂腐刻板的聂丞相哪能分清美丑,现在看来。确实和盛京城相比星星更大更明亮。在夜空格外耀眼,倒是别是一番风景。

驿站的小厮看着他扮酷装深沉的中二模样。忍俊不禁:言外之意快下来吧。

他知道小厮再拿他打趣,也不恼:摸摸腰间,出来了的匆忙没有带酒,差点意思:

周易商讨完要事便出来寻他。不曾想去看到他在这里装腔作势,指着北斗星胡诌一通。裴城不着调的模样令人又好气又好笑。难怪总挨聂丞相戒尺洗礼。

裴城转过身一脸无辜的看着殿下满天皆是星辰,满眼皆是笑意。

周易抬扇掩笑,也不拆穿他:

殿下这是我在南境给你寻来见面礼。”裴城将腰间的匕首递给周易。

周易收起折扇,将匕首放于掌心借着月光细细观详。皎洁的月光洒在匕首上,匕首的外壳与手柄处皆是黄金打造,上面盘旋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龙首的眼睛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在月光下散发出异常美丽的光芒。想必一定打造它的人一定是为能工巧匠。

周易并不想夺人所爱,收这么意义非凡的礼物。

裴城摇摇头,摆手:殿下就是我的荣耀,后面这句话裴城没有说,他希望能够用行动证明。

连周易都没有察觉自己没有用尊称。整座城市灯火渐渐熄灭,如同一个疲倦的老人昏昏睡去。可奈何这般安静的城,仍有一群不甘寂寞的人。

来时便听康大人说太极城从闹饥.荒开始,时常发生赈灾物资遭盗窃、抢夺。所以虽然来的路上都无事发生,裴城就寝时还是留了个心眼。并没睡得太死,因此驿站粮仓发出响动后他便醒了过来。

为了不打草惊蛇,裴城并没有支会其他人。康家来的都是家仆没有见过这种真刀真枪的局面,驻守的两位家军又不太熟络。所以裴城打算只身前往。驿站后的粮仓四周都是空地,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让他躲藏。因此只好躲在屋顶悄悄观察下面的状况。那群人都蒙着面,加之入深夜,只能估摸来的人数约五六人,其他看的并不太真切。

若是往日裴城定然直接冲上前,与其拼个你死我活。可是如今驿站还有殿下,不能让殿下陷入危险。趁其不备,裴城用石子在粮食袋子上穿了个洞。等到那群人已经离去,裴城才从屋顶跳下来。查看粮仓的损失情况。裴城心道

裴城虽然为将军,但是与其他两位身经百战的将军相比。说话并没有什么份量,因为他只好将驿站的小厮喊醒提溜到粮仓。睡眼惺忪的小厮,强撑着打架的双眼皮向他行礼。突然看到粮仓空了些,吓得一身冷汗,睡意顿时散去。

如烂泥瘫软在地:盗取赈灾粮食可是重罪,虽与他们无关,但是东西在驿站被盗,也要治失责之罪,牢狱之灾是免不了了。那小斯吵得他脑仁疼:

裴城指着地上洒落的糜子,然后消失在夜色中的小道。裴城跟着糜子的踪迹一直寻到太极城中心街道,线索便断了,裴城蹲在地上看洒落的糜子,心到:看来已经被发现了。

裴城双手交叉于后颈,’悠哉’的往回走。与前来支援的军队撞了个满怀。

为首的齐将军勒住马问:

裴艏一改往常吊儿郎当的模样,神色凝重的回答。

齐将军身后眼尖的士兵却,指着地上的糜子:

裴艏无奈的摆手,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

齐将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率大军追查线索去了。但是那眼神很容易懂,无非是觉得他德不配位,只会巧言令色,将军之名来的不清不白。裴城回去之后,小斯和驿站老板还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偏只见他一人回来。

裴城命他俩个回去休息,天亮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榻上睡了一大觉。等到齐将军带人回驿站时,裴城已经洗漱完毕,悠哉的坐在一楼喝茶。

齐将军看到一脸悠闲品茶的裴城,内心燃起一团火,很是不爽。奈何楼上还有太子殿下,不好当面发火。狠狠瞪了他一眼径直上楼休息。

可是身后的士兵就没有那么好的脸色了,眼底肉眼可见的黑眼圈。也不知是谁先起了头:

裴城安安静静的听他们不满,让小厮将早饭备好放在桌上:

本来还同仇敌忾、怒不可遏的士兵,拉满的愤怒值,嗅到早饭的香气,也弱了一些。但也不好拉下脸用膳。

一听还要干苦力,谁也不想听从裴艏的安排。全军都坐下愤愤的喝粥。裴城喝了一口茶:

一个士兵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

裴城吹了吹热茶。

士兵语塞,面面相觑不再说话。昨夜他们和裴城分开后,确实找到了糜子的线索。可是分了三支小队分头跟着糜子寻找。到破晓时分才发觉整个北极城小道都有糜子洒落。这才明白裴城的是何含义。

原来早在夜里,盗贼就已经察觉不对劲。利用糜子线索将计就计,在太极城的街道都撒上些许糜子,这样他们的行踪就无声无息的凭空消失了。只是悲催了齐军,天亮时才领悟这个道理。

裴城之所以在这里听他们发牢骚,其一,昨天刚到之时他便发觉军中对他颇有微词,因此需要让他们宣泄出来,以后才可立威。其二,裴城昨夜之所以只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为的就是引起齐军的怀疑,将事情闹大,最好满城皆知。那样才能让躲在暗处的狐狸放松警惕。说到底不过是对齐军的,可是这些是万万不能说的,怎么来说齐将军算来也是他的长辈。

虽说他也是将军,这不是盛京军队也不是裴军,该守得规矩不能逾越。

小说《周山不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