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最新章节,小说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无弹窗(吴彩薇林水生)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 小说介绍

你看上了商户家的小姐,那就成全你们这对渣男贱女,一个心机深,一个霸道任性,凑在一起才有好戏看。
你既然想感激你的恩人,那么我主动退让,你们凑成一对,怎么感激都不过分,只是你们怎么越混越差呢?
……。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值五月,树木茂盛。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一名打扮素雅的女子,一个转弯,借着山上岩石的遮挡,溜进不远处的灌木丛。不一会儿山路上出现一个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男子,一边往山上爬,一边东张西望,生怕别人看见他似……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最新章节,小说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无弹窗(吴彩薇林水生)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正值五月,树木茂盛。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一名打扮素雅的女子,一个转弯,借着山上岩石的遮挡,溜进不远处的灌木丛。

不一会儿山路上出现一个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男子,一边往山上爬,一边东张西望,生怕别人看见他似的,女子透过草丛间狭小的细缝,观察着男子的一举一动,直到彻底看不见男子的身影,女子才小心翼翼的从树丛里钻出来,飞快地跑向山下的小村庄。

吴彩薇也就是这名女子,直到跑回自己的房间,才有些后怕的拍拍自己一直通通通跳个不停的胸口,关上门,接收记忆。

吴彩薇来自于现代,才结束大学生活,刚刚踏入社会,莫名其妙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只要配合完成任务,让怨气冲天的冤魂,心甘情愿的去投胎,她就有机会见到已经去世的父亲,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太思念父亲,脑中出现了臆想,即便这样,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结果就出现在那条山路上,陌生的场景,陌生的服饰,强烈的身体感知,让她知道一切都是真实的。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危险的预感,让她本能地躲进了灌木丛。

已经接受记忆的吴彩薇,不免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幸庆。因为就是刚刚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举动,改变了这次任务对象悲惨命运的开始。

这次的任务对象名叫柳飞雪,就是在今天,像往常一样上山捡柴,被村里著名的二流子张老四尾随,在山上毁了清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天她不守妇道,水性杨花的流言就漫天飞。

本来村里的人都不信,因为她和村里唯一的秀才刘奕轩早就定亲了,况且刘奕轩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怎么会瞎了眼和张老四这种游手好闲的人混在一起?柳飞雪也是大家看着长大的,是个勤劳本分的孩子。

可是架不住别人说的有鼻子有眼,并且张老四第二天到她家门口闹,说是已经成了他的女人,就要娶她为妻。而柳飞雪又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哪见过这样的阵仗,脸上露出心虚的神情,被柳父看出了端倪。

柳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当即喷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最后事情不了了之,但围观的村民哪里还不知道这看似离谱的事,可能是真的。

虽然柳家出了丑闻,但柳父是村里唯一的私塾先生,他如果出了事,村里的孩子再想找这么便宜的私塾,这么尽责的夫子,是难于登天的,更何况除了村里的私塾,最近的私塾在镇上,哪有村里方便,所以柳父倒下后,还是有人自告奋勇赶着牛车到镇上去请大夫的。

昏迷了三天,柳父最终醒来了,早年受的蹉跎,已经毁了身体的根基,这次的打击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来得及简单的交代后事,就在无尽担忧中离开了世界。

柳父一直是柳母的天,夫妻俩感情非常好,即便只有一个女儿,柳父也从来没有怨言,柳父走了,柳母也一病不起,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彻底的消散在这个世界。

父母的离去几乎让柳飞雪一夜间白了头,张老四更是天天来闹,觉得柳家的房子和地都是他的,每次闹得狠了,邻居看不过去帮忙撵走了他,可是他像狗皮膏药一样,第二天又来,长此以往不是办法。

刘奕轩自从她出事之后,一次没露过面,就连柳父柳母的丧事也尽量避免和她照面,但却做足了一副恩师过世,伤心过度的样子,所有人都夸赞他,柳飞雪不是不知道大家私底下是怎么评论自己的,可是她有苦说不出,毕竟不管是不是被迫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总归女人吃亏。

她单纯但不是傻,父母的离去,刘奕轩的躲避,刘家父母的嫌弃,别人异样的眼光,让她绝望,父亲临终前让她将房子和地卖了,带着母亲到别处生活,可现在母亲也离开了,世界上就剩下她孤零零一人,她在绝望中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过了一年,刘奕轩考上了举人,风风光光地迎娶了富家千金。所有人都来巴结,没有人记得他曾经的未婚妻。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也不会有吴彩薇的到来了。

她感受到命运的不公,死后有些不甘心,更是放不下刘奕轩,毕竟是自己一眼相中,非君不嫁的人,虽然出事后,他的冷漠让柳飞雪失望,但早已认定他是自己未来的夫君,放在心里几年,不是说忘就能忘的,想再见他一面,看看他过得好不好,自己的离去他有没有伤心,可是所见所闻却让她怒火万仗,不愿投胎,一定要报自己的灭门之仇。

一声,小院的门开了,打断了吴彩薇的思绪,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到河边洗衣服的柳母回来了。

吴彩薇打开门,笑着说。

柳母将盆递给她,一边走一边捶着腰。

吴彩薇一边晾晒衣服一边说道。

柳母坐在院子的凳子上,连忙转移话题,害怕女儿又开始数落她。

柳母意味深长地说,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吴彩薇知道她误会了,懒得解释。

中午柳父从私塾回来,饭已经摆在了桌上,柳家没有食不言语的规矩,柳父分享学堂里的趣事,母女俩认真地听着,不时的附和几句,看着这么温馨的场面,吴彩薇心里又酸又胀,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这可把柳父和柳母吓着了,

。她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默念,过了一会儿,才感到身体一松,她知道这是原主的情感。

饭后柳父有到书房去看书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看见吴彩薇进门,柳父用一种我女儿果然有事的神情,担忧的看着她。

吴彩薇一脸认真地看着父亲。

小说《快穿之炮灰不甘心》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