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作天作地,只求男主莫挨我(司柠宫不寐)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作天作地,只求男主莫挨我》 小说介绍

司柠被劫匪捅死后,穿进了一本古早玛丽苏霸总书中。
煞笔系统不是让她攻克男主,也不是让她阻止男主黑化,而是让男主不要爱上她。
一旦男主对她生出爱意,现实中的自己不仅会嗝屁,还会永远在书中陷入循环。
司柠呕血,不和男主谈甜甜的恋爱,她这是算哪门子女主?
为此,她躲他、污蔑他、陷害他。
他红着眼:“老子宰了你。”
恨她?好啊妙啊!她刚乐,转身就被他禁锢在怀中:“爱我,爱我就不宰你。”
司柠:求你宰我!。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天后。司柠看到新闻上播报北郊地皮被宫氏集团所竞标成功时,她吐血!因为北郊地皮一旦开发起来,周围的经济一定会被带起来。不管最后落入在哪位大佬手中,都是一个香饽饽。因此很多业界大佬早已对北郊地皮虎视眈眈……
穿书后作天作地,只求男主莫挨我(司柠宫不寐)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作天作地,只求男主莫挨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三天后。

司柠看到新闻上播报北郊地皮被宫氏集团所竞标成功时,她吐血!

因为北郊地皮一旦开发起来,周围的经济一定会被带起来。

不管最后落入在哪位大佬手中,都是一个香饽饽。

因此很多业界大佬早已对北郊地皮虎视眈眈,开发商为了不得罪人,也不把竞标价格摆在明面上来。

所有想要北郊地皮的大佬,都是当场暗地里写下出标的价格,然后再呈上去,价高者得。

上两次她循环时,知道北郊地皮都是被宫不寐竞拍到了手。

所以掌握剧情的她,知道他会出什么样的价格。

可她完全没想到,这一次他所出的价格竟然和上两次所出的价格完全不一样!

因新闻上,也只是播报了北郊地皮被宫氏给竞拍到了。至于出了什么样的高价,暂时还没透露,怕是要等到后面合同确定,才会爆出价格。

司柠越想越炸毛了。

她很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差错了?

直到宫不寐一通电话打过来,直接让她彻底心凉。

听他心情不错的声音,她咬牙切齿:

不用想,北郊地皮竞标,肯定是他在里面耍诈了!

说着,她愤愤不平的掐掉了电话,随后拨打了北堂擎的电话。

那头显示正忙中……

很明显,他把她拉黑了!

司柠脸色陡然微变,这北堂擎什么意思?

她不死心的重新换了张卡打过去,结果那边一直没接。

想必地皮被宫不寐竞拍到了,一直焦头烂额在那?

她抓了抓头发,一脸生无可恋。明日要给宫不寐二千五百万,现如今联系不上北堂擎,明日她拿什么来给啊!刚刚她还夸下海口……

司柠望着面前刚吃一口的美食瞬间索然无味。

若要是明日真拿不出钱来,要么跑路,要么就能屈能伸,向宫不寐好生商量少赔点,尽量不赔。

虽然她知道,宫不寐压根就不可能松口让她少赔或者不赔的。

司柠扔下手中的叉子,愁闷的想着事情该怎么办。

直到一个电话打进来,是之前原主兼职的一家酒吧老板……

她已经在酒店躺尸六天了,兼职那边全都没去。

老板问她到底什么情况,还能不能来上班。

上班?上那么一两天班能还掉宫不寐那二千五百万?司柠刚要说不上,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忙说:

因为原主一直兢兢业业,老板知道她的难处,也没有太追究她这些天没来上班。

挂掉电话后,司柠望着手机傻傻的笑了。

既然从北堂擎那边没出路,那么她可以找另一边。

天不亡她啊!

晚上六点。

司柠赶到酒吧的时候,一直在送酒,忙活了三四个小时,连天字号包厢那边的门把都没摸到过。

这送酒真不是人干的活,她的腿好痛,手也好痛!

原主怎么为了钱,什么兼职都干啊?要不是她知道今日这里会发生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她才不来呢!

司柠推着酒水的小推车停在一边,插着腰打算歇一会,结果有发酒疯的一群人忽然撞了过来,直接把小推车上的酒水全部打翻。

走廊瞬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水。

很好,倒霉起来,喝口水都塞牙缝。

她刚要找人算账,结果那群人全都跑得不见人影了。

司柠:

人呢?那些发酒疯,打翻了小推车上酒水的人呢!

啊啊啊,可恶,太可恶了,竟然打翻了酒水就跑了?

她刚要联系李姐,可一直在巡查的李姐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连忙走了过来。

司柠倒也不慌,因为慌也没啥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心情非常平静的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下。

李姐头痛,让人把监控录像调出来。

来的那群人是生面孔,又都是第一次来,现如今喝完又走了。

所以这倒霉账只能算在司柠身上,

不算贵还几千块钱一瓶?

她活得好累:

都已经是个负债两千五百万的人了,这些几万块的酒水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了。

李姐看着她竟然没有哭天抢地,有些诧异。

可那边又有员工叫她,她便过去了,走时让司柠平复一下心情,说是精神状态不好的话可以请假下班,明日再来。

司柠含糊点头。

虽然出了这件事,心情很差,但是她没忘记来的目的。

刚准备转身去天字号包厢,可不想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望着这边似笑非笑的宫不寐。

阴魂不散啊!这男人怎么会在这?

不过,他站在那边看了多久了?

是她站着休息时,还是那群人打翻她酒水的时候?又或者更早?

忽然,司柠一个想法从脑海闪过——那群发酒疯的人是他找来的!

可没证据,怀疑也没用。

她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什么东西,这辈子来给他还债的!?

司柠打算无视他走人,不想他已经走到面前。

他的目光扫了眼清洁工打扫地面的酒瓶碎片,挑着眉说:

司柠真的不想搭理他。

可见他兴致浓浓的模样,她心中很是来气:

语气很不好,宫不寐原本心情还算不错的,被她这么一搞,瞬间心情糟糕透了:

她幽幽的抬头看了眼他,说:

宫不寐:

她推开他准备要走,却被他一手攥住了手腕,她挣扎,结果无果,因为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他抿着唇,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司柠:

他眼中燃起了醋意。

司柠很是无语,甩开他的手:

一个拉黑她的人,和他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商人。

他脸黑。

不过见他提及北堂擎,她那厌恶北堂擎的态度,他非常满意,说:

陪他?

他现在都这么对她感兴趣了,若要是再陪他一晚上,恐怕会促进他加深对她的好感吧?

小说《穿书后作天作地,只求男主莫挨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