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阿飘公主和那个倒霉蛋言辞叶靖安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快穿之阿飘公主和那个倒霉蛋》 小说介绍

狗皇帝太爱我了怎么办?
她逃,他追!
看到某人流浪狗一样的眼神,言辞终于心软了,跑什么跑,大佬抱抱!
想当年,卖了十八年豆腐的言辞一朝成了吃香公主,老太监一句“老奴来迟。”,让言辞走上了荣华富贵路,谁知,宫门还未进,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看着那赶也赶不走的“陈咬金”,言辞咬牙切齿:罢了罢了,宫内险诈,多个伴也挺好。
面对精分公主,小皇帝和带刀侍卫面面相觑,今天到底是谁媳妇?。书中主要讲述了:言辞大胆猜想,勇敢尝试,一阵细碎的动作后,果然在自己已成灵魂的胸口前,摸到了另一块的玉佩。还是自己的那一块啊,温润干净,只是触手生凉。见到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莫寻伸手去触摸言辞刚摸出来那一块,果然也能……
快穿之阿飘公主和那个倒霉蛋言辞叶靖安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快穿之阿飘公主和那个倒霉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言辞大胆猜想,勇敢尝试,一阵细碎的动作后,果然在自己已成灵魂的胸口前,摸到了另一块的玉佩。

还是自己的那一块啊,温润干净,只是触手生凉。

见到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莫寻伸手去触摸言辞刚摸出来那一块,果然也能碰到,可就在她想拿过来时,两人指腹不小心触碰。

这次,白光、眩晕、一个条件没少,言辞再睁眼,看到的,就是浮在半空的莫寻。

言辞摸了摸身前的桌子,她回来了,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言辞正想站起来走两步,却起得太猛,一下觉得肚子一阵抽搐:这莫寻,怎么吃得那么多。

莫寻正要来扶,言辞却灵活躲开:

莫寻急忙摆手解释。

言辞见莫寻这么着急,忍不住出言安抚。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这次,直到沐歌带人来收了餐桌,等到太阳已经退到宫墙下,大地只余下一层橘黄。

莫寻才轻轻的出声:

…言辞没有挽留,但手上不由捏紧了那半块玉佩。

话音未落,莫寻就逃一般的转身飘走,言辞正想开口又将话生生咽了下去,罢了,走了也好,投胎去,又不是做孤魂野鬼,有什么好担心的。

言辞正望着莫寻的背影,那背影逐渐远去,刚出长思苑的门,言辞就觉得周身发冷,是真的发冷。

周身温度越来越低,言辞瞪大眼睛反应过来:别、别走了,要冷死了…

言辞扛着冻,快步冲了出去,追出大门,莫寻的身影正消失在一个拐角。

此时言辞已经冻得说不出话了,不顾追出来的沐歌,拼命朝莫寻追去。

果然,距离一近,言辞能感受到气温稍微回暖,可莫寻似乎受了刺激,飘得实在快,宫内弯弯绕绕又多,言辞就在后面冷一阵急一阵的追。

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言辞哑着嗓子喊出了声:要…要死了。

言辞扶着宫墙,看着消失在墙角的背影,言辞撑不住跌在地上,正闭眼去迎接那刺骨的寒意,却发现温度逐渐回暖。

言辞喘息着,撑起眼皮,墙角处,那个熟悉的身影飘了回来,眼神里还满是关心,掺杂着些不解…

算了,输给你了…言辞觉得口干舌燥,面对莫寻,她断断续续的念叨着:

沐歌追了上来,一把搀扶起透支的言辞。

言辞甩甩手,没想到自己也用了这个离谱的理由,好像也没有那么尴尬,对吧。

前半句是言辞对沐歌说的,后半句,则是对莫寻说的。

于是乎,在太阳残留的阳光下,沐歌扶着言辞,莫寻飘在身后,周围零散几位宫人,一起回到了长思苑。

言辞经过一天的折腾,挥手阻止了准备摆晚膳的宫人,这会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睡一觉。

莫寻跟在后面,直到言辞在沐歌的帮助下,卸下了繁琐的头饰,脱下了层层叠叠的华服,莫寻就坐在大床上等着。

入夜,一人一魂躺在大床,一人一半。言辞重重呼出一口气,温热的水气让她找到了活着感觉。

看着莫寻不知所措的样子,言辞向她说明了两人现在为什么不能分开,莫寻展开掌心露出玉佩。

莫寻还想说什么,言辞已经转身沉沉睡去了,赶了五天的车,也不知道狗皇帝急什么。

见言辞睡去,莫寻望了会儿金丝楠木的床架,也禁不住困意来袭,结束了一天的疲惫。

……

明华殿内,叶靖安在一大堆折子中,手上却是一个信封,信封上面写着四个小字:陛下亲启。

叶靖安眉间凝重,对着大殿上的黑衣人询问。

黑衣人宽肩窄腰,声音低沉,给人感觉可靠至极。

叶靖安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白净修长的手指打开了信封,同时又道:

晏清直起了身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还带着少年的稚气。

叶靖安看着信,皱了几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目光投向底下的晏清:

晏清闻言,眼神一亮:

叶靖安摇了摇头:

晏清眼神坚定,略微思考后直视叶靖安,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当年,上一个皇帝昏庸无道,滥杀无辜,最后,连劳苦功高的叶府都容不下,叶家分明忠心耿耿别无二心,可那人眼瞎心盲,起了杀心无论怎么劝都没有。

逼得叶家只能答应苏家,联合造反,一户是最厉害的武将,一户是最得人心的文臣,再加上苏家拿出了失踪多年的代表王权的玉玺,天时地利人和,那一战大捷,很快便改朝换代。

可惜的是,当时叶家攻下皇城后,一伙暗卫乘人之危,将叶家的人近乎屠杀殆尽。当时,苏家说着叶家牺牲太大,令人感怀,于是将二十出头的叶靖安扶上皇位,却说暂管玉玺,让叶靖安做空头皇帝。

那时起,晏清就开始怀疑那一伙暗卫是苏家的人。

血海深仇,叶靖安和晏清记了三年,始终在查,这些年来,一路抽丝剥茧,他们查到苏家玉玺根本是假的,更查到苏家曾暗地练过兵,以及造反前夕,苏伯庸曾失踪过两天。

时隔三年,苏伯庸狼子野心终于藏不住,叶靖安逐渐控制不住,就另辟他径。

一个月前,苏伯庸和叶靖安近乎同时查到前朝先王留有遗孤,两方势力争夺下,叶靖安的人率先接回了公主。

苏伯庸又想故技重施,扶一个傀儡上位吗?可笑叶靖安第一年还以为苏伯庸是真心帮他,对苏伯庸言听计从,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叶靖安回过神来,将信放在烛火上烧毁,火光跳动,叶靖安看向愤愤然的晏清,带着庆幸道:

有你始终清醒,有你做我左膀右臂,有你做我最后一个家人…

这些话,叶靖安没有说出口,一个大男人也说不出口,信纸烧毁,只余下一缕青烟。

那瞬间,叶靖安思虑良多,包括:那个的前朝遗孤到底是可用,还是该杀。

李公公的声音传来,晏清自觉飞身离开,除了叶靖安,没人知道叶家养子晏清还活着,这是两人刻意而为,宫中险诈,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便于行事。

叶靖安薄唇开阖,发出的声音不见刚才的半分柔情,依旧是那个威严至上的皇帝。

李公公进来先行了礼,宫中老人了,此时居然也组织不好语言,一双精明的眼睛这时也不知道往哪里瞧。

叶靖安没多少耐心,不满催促。

李公公额头的汗都淌下来了,中午还同公主说不得出长思苑,傍晚那位就跑出去了,太监婢女都撵不上,这不是…公然抗旨吗。

叶靖安皱眉,他料到言辞不会安分呆着,却没料到她如此胆大包天,这么快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折腾。

李公公都快抖起来,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一行人连个公主都看不住。

叶靖安冷冷开口。

叶靖安抬手狠狠拍在桌上,已然气急:

李公公吓得直接跪下,官大一级压死人,更别说长思苑那位还顶着公主的名号。

叶靖安压住心里的火气,看向夜色里的长思苑方向,最终理智战胜了怒火。

叶靖安怕现在招她过来,他一个忍不住将她拍死。

李公公哆嗦着,揣测圣意。

李公公逃一般退下。

叶靖安踱步至窗前,夜色浓重,宫墙连绵,像是可以困住天地间的任何东西,叶靖安闭眼:这位公主明天最好能想出一个好一点的理由,不然…也不是不能杀。

小说《快穿之阿飘公主和那个倒霉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