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仙无忧无忧蓐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蛇仙无忧》 小说介绍

她叫无忧,是解阳山一条爱闯祸的五彩鳞蛇。
那日,女娲6万岁生辰,一个叫蓐收的来惹事,她替女娲出头,喝了一杯酒。
自此,她被困在了那蓐收所在的秋神宫里。那蓐收也是个爱情里的可怜虫,他成日里研究一本人间话本,对一个叫蛇媚的蛇仙念念不忘。
后来,那蓐收寻回了蛇媚,而她再也不是那条爱闯祸的五彩鳞蛇,因为她取代蓐收成了爱情里的那个可怜虫。
许多年后,她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都是那个可怜虫,只是她曾忘记了她自己是谁,而她与蓐收怎么也逃不过当初那个所谓的预言!
最后,她寻回了那个最初的自己。她想想还是凡人好。凡人一生只在转瞬,爱也几十年、恨也几十年,尘世中种种所谓“刻骨铭心”,往往还没得来得及深究,便已解脱。。书中主要讲述了:关上殿门,一室安祥。疲惫的足音,渐渐消散。散落的心事,徐徐溢满胸腔。三千年了,蓐收都快要忘记蛇媚的样子了。他不知道他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见到蛇媚!又或许,蛇媚会永远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有时候,他真的希望……
蛇仙无忧无忧蓐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蛇仙无忧》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关上殿门,一室安祥。

疲惫的足音,渐渐消散。

散落的心事,徐徐溢满胸腔。

三千年了,蓐收都快要忘记蛇媚的样子了。

他不知道他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见到蛇媚!

又或许,蛇媚会永远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有时候,他真的希望,若他能忘了蛇媚就好了。

哪怕一天也行,那样的话他也就能落得一日幸福美好。

可是蛇媚的种种于他已经刻骨铭心,这一世除非剜骨去心,怕是再难忘怀!

而这一夜,或许是思念在叫嚣,蓐收竟然梦到了蛇媚……

那日,从帝江那喝完酒,喝醉的蓐收被句芒搀扶着路过九幽河畔。

突然,句芒察觉不远处有打斗的动静。

他将蓐收安置在一石头旁,就不留片语,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蓐收醉得不浅,迷迷糊糊中看着句芒离开,忙晕晕沉沉去寻句芒。

当他赶到之际,句芒和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正背对着他与一条黑色蛟龙恶战。

那蛟龙张着血盆大口怒咆一声,口中的腥臭味杂在风里向他们这边袭来。

蓐收的醉意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拿出神剑,想也没想就加入了战斗。

那蛟龙估计修炼了至少一万年之久,它的鳞片坚不可摧。

他们唯有寻到它的弱点,方能战胜。

以往,蓐收打架向来狂野不拘、狠戾难测,毫无章法可言,现下他有了醉意,更是生死不惧。

只见他迎着蛟龙的血盆大口而上,直接一剑刺中了蛟龙的右眼。

那蛟龙发狂咆叫一声,龙尾四处乱摆,顿时山石四散,撼天震地。

句芒与那女子没来得及躲,瞬间被蛟龙龙尾击中,摔落在地。

蛟龙瞅着那女子近,还张着血盆大口,露着锋利的尖牙,凶狠的朝那女子一口咬去。

它似乎想以此来减轻它右眼被刺瞎的痛楚。

蓐收见状,忙拔出刺在蛟龙右眼上的剑,赶紧抱着那女子逃蹿。

抱上之际,女子身上淡淡地清香味溜进了蓐收的鼻间。

醉眼朦胧中,他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

她皮肤白皙,瓜子脸,细眉微俏,凤眼上挑,鼻梁小巧高挺,唇红烈艳,端着一副娇媚灵动、灿如春华的惊艳容貌,像春日里那明艳动人的花朵,让人离开之际既不忍堪折,又不忍移开眼。

而她盈盈可握的腰姿,更是柔软袅娜。

这一刻,蓐收也不知道他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

他只觉得他的心如小鹿乱撞,身子好似游离于天地,进入了另一方璀璨世界。

正迷糊之际,句芒一声将他唤醒。

当他的视线离开女子娇颜,抬眸扫向那蛟龙时,那蛟龙正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向他们一口咬来。

蓐收定定地看向女子,不似平日里的清冷神态,带着醉意浅笑着问,

女子一怔,她不明所以,但还是傻傻的点了点头。

而她刚一点头,蓐收旋即一手抱着她,一手握剑直接冲向了那蛟龙的血盆大口。

旁边句芒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嘴中讷讷地吐出一句,

话一落,他就只见那蛟龙腹部突然炸裂,一道男子拥着女子将女子的脸埋在怀里的身影冲破了天际。

随着身影的冲出,蛟龙身子一软,应声落地,瞬间失去了生命力。

句芒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跑去查看蓐收与那女子情况之际,只见蓐收醉眼朦胧地抬眸,定定地看着他,傻呼呼地道,

句芒看着蓐收这模样与平日里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无奈地笑了笑,他只希望蓐收醒了,不会找他秋后算账,毕竟这可是蓐收自己主动跑来杀蛟龙的。

句芒思量间,蓐收怀中的女子一把推开了蓐收。

那女子看着自己一身的黏液,她嫌弃的闻了闻,愁眉苦脸地道,

她声音柔媚动听,句芒听着有一瞬的愣神,后反应过来,他赶紧替蓐收道了一声,

女子抬眸看向句芒。

四目相对。

句芒痴了,因为女子尽管狼狈,可也难掩她那绝美容颜,反倒给她增添了一份凌乱与柔弱之美。

女子却笑了,她看着斯文儒雅、风度翩翩的句芒,娇笑着道了一句,

句芒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还好,女子并未在意。

她朝句芒嫣然一笑,道,

紧接着,她轻睨了蓐收一眼,噘嘴,似不情不愿地道,

说完,她定定地看向句芒,似期待他说点什么。

然而,不知为何,句芒一时窘迫,喉间发不出音。

蓐收似看出了句芒的窘迫,他醉眼朦胧的勾住句芒的肩,拍了拍句芒的胸口,道,

说着,又拍了拍自己胸口,道,

听完蓐收的介绍,蛇媚才知道,原来他们俩是十二巫祖中的春神和秋神。

春秋句芒一袭白衣,剑眉星目,龙章凤姿,与传闻中的冷静随和、斯文儒雅、风度翩翩之态颇有几分相符。

而秋神蓐收,他一袭黑衣,身段颀长如玉,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带着几分醉后傻呼呼的憨样,与传闻中的狂野不拘却大不相同。不过他身上的诡秘难测之态倒是有几分贴合。毕竟他刚刚斩杀蛟龙时的手段,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此时,蛇媚瞅着蓐收这醉样,眸色讪讪。

她见蓐收将手上的黏液带到了句芒肩上和胸口处,又是一脸的嫌弃。

而相比她的嫌弃,句芒却一脸淡定,似毫不在意。

蛇媚见状,微微有些讶异,可也没多说什么。

她想着一身黏液难受,就先行告辞离开了。

自打这一别,蓐收与蛇媚再次见面是蓐收去太上老君那替句芒求药之际。

那时,句芒去魔界镇压跑出赤魔洞的魔兽圣罗龙,受了五味真火的伤。

蓐收得知后赶紧去太上老君那替句芒求药,可谁知碰巧遇上太上老君的丹药被偷,所以他药没求成,反倒被诬陷成了偷药贼。

蓐收性子向来狂野不拘,他一气之下干脆毁了太上老君的丹炉。

待蓐收从太上老君那离开之际,他才知道为什么太上老君要诬陷他为偷药贼。

因为真正的偷药贼——蛇媚,化形成蛇,藏在了他衣袖之中。

当时,药在蛇媚身上,蛇媚又在蓐收衣袖,太上老君感受到药的气息,自然就错把蓐收当作了偷药贼。

受了这无端冤枉气的蓐收,直接拿下蛇媚回秋神宫受罚。

蛇媚仙力低微,逃不掉,只得在秋神宫对蓐收曲意逢迎,百般讨好,以达到逃离秋神宫的目的。

……

蓐收从睡梦中惊醒之际,梦中蛇媚正义愤填膺地控诉着他,

说着,她又以极低的声音,不满地嘀咕着,

梦里,蛇媚的话那么真实,蓐收有一瞬还以为是现实。

但待他完全清醒之际,他才知道,那一切都只是梦。

小说《蛇仙无忧》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