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霉你全文在线阅读陆文景徐白亦小说全本无弹窗

《我霉你》 小说介绍

腹黑小算卦v伪高冷大佬
第一次见面陆文景就说徐白亦是一“小破算卦”的
第二次见面陆文景对徐白亦不屑
到第三次,第四次…….
陆文景才发现自己生活到处都有徐白亦,直到发现徐白亦身边出现了不速之客后晚上发了一条微博“亦或是你”,当晚微博瘫痪只有徐白亦红了脸。
双向奔赴,男女双洁,后来人们都知道徐白亦是陆文景的口头禅,陆文景也是徐白亦的破例。书中主要讲述了:“槐槐?”徐白亦走到她面前。“我问过卫耿,他说你也会跟着来。我就跟着卫耿来了。”徐白亦一开始就想到柳又槐肯定会跟着卫耿来。过了一会儿,陆文景他们也都登机了,陆文景的座位是在徐白亦的旁边。徐白亦在座位上……
我霉你全文在线阅读陆文景徐白亦小说全本无弹窗

《我霉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徐白亦走到她面前。

徐白亦一开始就想到柳又槐肯定会跟着卫耿来。

过了一会儿,陆文景他们也都登机了,陆文景的座位是在徐白亦的旁边。

徐白亦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在陆文景坐下的时候她就醒了。

徐白夜问陆文景。

徐白亦点了点头,就没再问什么。陆文景跟空姐要了一个毯子给徐白亦。

徐白亦接过毯子盖在身上。

陆文景看向徐白亦。

陆文景把蓝牙耳机递过来了一个,自己戴上了一个。

徐白亦戴上耳机,不一会就睡着了,徐白亦有一个毛病,她只要是上车就睡觉,坐飞机也会睡。

陆文景看着徐白亦睡着了,便把音乐关了,他轻轻的把耳机从徐白亦的耳朵里拿出来。

晚上八点,飞机成功抵达北京机场。

陆文景轻轻拍了拍徐白亦,叫她起来,徐白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徐白亦起身往外走,她们的行李都是托运的,因为她刚醒,还有点懵没看脚下,就绊了一下。

陆文景连忙拽住她,这才没有趴地上。

这一拽,徐白亦彻底清醒了。很快她们就出来了,陆文景看到出站口有粉丝,他把帽子扣到徐白亦头上说。

徐白亦点了点头。她看见陆文景出去,粉丝立马围了上来,就又开始担心起了他。

这时候刘又槐她们也出来了。

梁鸣看到陆文景向出站口的反方向走去就说

他带着她们去到提前联系好的车上,徐白亦有点着急,陆文景还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会儿,陆文景才上车。徐白亦看向他,没有受伤便放下心了。

她的一举一动陆文景都看在了眼里,等他坐好后用只有她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问她,

徐白亦害羞的低下头。

陆文景看到她害羞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他摸了摸徐白亦的头。

在后座,陈铭卓跟梁鸣一脸震惊,柳又槐的嘴张的能放下一个鸡蛋,陈铭卓拍了拍梁鸣。

柳又槐拍了拍卫耿。

卫耿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徐白亦察觉到了后面的目光,连忙躲开陆文景的手。

她背过身看向窗外,窗户上映着她因为害羞而发红的脸颊,他在镜子里看到陆文静在看着她。

徐白亦不敢看他。直到到了酒店她才转过身来,一路上她都是一个姿势没有动过,下车的时候浑身酸痛。

梁鸣带他们进去登记房间,登好记后对他们说

梁鸣把房间卡分给他们,徐白亦跟柳又槐的房间靠着。

徐白亦刷卡进到房间里,很大,还有一个露天阳台,她把行李箱放到地上,揉了揉手腕。

她的手腕刚才提行李箱,加上前段时间一直练琴,现在已经疼了,徐白亦叹了一口气,转身躺在床上。

刚躺下没一会,柳又槐来敲门了。

徐白亦看着自己还没有打开的行李箱,想:晚上回来再收拾吧。

她背上包就去开门,

柳又槐带着徐白亦下了楼,到了楼下,徐白亦远远的就看见了陆文景。

她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到了吃饭的地方,梁鸣一直在嘱咐陈铭卓不要吃太多,明天还要演出。

徐白亦看着梁鸣把陈铭卓面前的吃的全部拿走,就有点心疼他。徐白亦抬头一看,陈铭卓的额间有点发黑,很淡。

她看着陈铭卓一直在恳求梁鸣让再他吃一点,便开口说

陈铭卓听到这句话立马震惊了,

最终陈铭卓还是败给了梁鸣。

她们很快就吃饱了,梁鸣没有带他们回酒店,而是去了演出场地。

到了场地,徐白亦被震惊了,场地能容纳几十万人,特别大,在外面看像一个矩形的露天操场。

梁鸣带着他们进去,里面更加壮观,中间一个矩形舞台,周围有许多座位。

徐白亦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演唱会,相比之下,柳又槐就没有这么震惊了,毕竟是跟娱乐圈打交道的。

徐白亦跟柳又槐去了休息室,陆文景他们去适应场地了。

在休息室里,柳又槐看见徐白亦从下了车就不对劲了,便问她

柳又槐看着自己没有恋爱经历的闺蜜叹了一口气,徐白亦上学的时候不是没有人追,相反有很多人追她,上学的时候一直是校花。

可是她的这位闺蜜,是个眼光高的,谁也不喜欢,现在好不容易有点感觉了,自己又说不知道了。

徐白亦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柳又槐刚说完陆文景就进来了。

柳又槐看见陆文景进来了,说完就跑出去了。

徐白亦坐在椅子上,不敢看陆文景,她低着头玩手机。

陆文景进来坐到她的身边,

听到这句话徐白亦立马抬头,眼神对上了陆文景,

徐白亦点点头,可是陆文景并不打算放过她。

徐白亦没有想到陆文景会叫她名字。

徐白亦担心陆文景的粉丝会来骚扰他,她希望自己的生活被监视。

他们排练很快就结束了,就准备回酒店了。在路上陈铭卓突然肚子不舒服,他让司机快点开。

到了酒店陈铭卓就跑回房间了。

徐白亦看向陆文景,

梁鸣怕陈铭卓会闹肚子,便去买药了,陆文景看见梁鸣要去买药,于是把他叫住。

走到梁鸣前面说

说完他就回来了。

徐白亦看到他回来便问他

徐白亦显然不太相信他说的,没等她再问,柳又槐就过来拽着她回房间。

徐白亦就被拽回了房间。她回到房间就开始收拾行李,她把睡衣拿出来就去洗澡了。

等她洗完澡坐在床上,刚想拿起手机的时候,手腕开始刺痛了。

徐白亦揉着手腕,

有人敲门,徐白亦打开门一看

陆文景看到她刚洗完了澡,很香,他压下内心的浮躁。

徐白亦心里一暖,

陆文景离开后,徐白亦关上门,看着手里的云南白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徐白亦用热水敷了一下手腕,就开始喷药,凉凉的手腕也没有很疼了。

上完药徐白亦就关灯睡觉了。

小说《我霉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