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最新章节,小说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无弹窗(花意遥离忧)

《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 小说介绍

【被禁锢在圣山黑白自由切换的祭司大人】VS【五岁心智真傻假傻看不穿的下任犁疆女王】
离忧大人眼中,小花缺点太多。
——好吃懒惰,上房揭瓦,顽劣不改,不解风情等等。

小花眼中,离忧大人规矩太多。
——不能吃,不能逃,不能拔他头发,不能闯他闺房,不能上他床榻等等。

后来某一天,离忧大人拿走了小花最心爱的玩具,要挟她。
“小花,永远留在蛰山陪大人可好?”
可她离开的那天,卷走了他最重要的东西,只留下一句话。
“祭司大人,对不起。”
……
蛰山之上只谈儿女情长,下了山谁又能保证在硝烟中,还有情花能结果?
离忧离忧,何故白首。
小花小花,何以为家。。书中主要讲述了:天色渐暗,无尽宫里亮起了灯。背后一双手企图将小花推出药房,她用手脚抵住门框负隅顽抗,转头向身后喊道:“离忧大人我就跟你学习学习!”一声冷哼:“你那叫捣乱。”离忧手下一松,小花往后栽倒,他再使力推一把,……
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最新章节,小说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无弹窗(花意遥离忧)

《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天色渐暗,无尽宫里亮起了灯。

背后一双手企图将小花推出药房,她用手脚抵住门框负隅顽抗,转头向身后喊道:

一声冷哼:

离忧手下一松,小花往后栽倒,他再使力推一把,她没来得及扒拉门框就被拱出了药房。

回过头来,被离忧大人的冷眼镇压得不敢再向前。

小花耷拉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离开,步子放得极慢……等她听见了药房里间落锁的声音,忍不住从齿间笑出声。

药房里间是炼蛊室,离忧大人一进去就要不眠不休磨上半天。

她一路飞奔出无尽宫,跟躲在小厨房的老白会合。而他手里抱着她一只大公鸡,正柔情蜜意地抚着鸡脖子。

小花压着声音问他。

神神秘秘的。

两坨蜷缩的团子往幽坛门口挪动,挪至大黑看不见的墙角。老白把鸡往幽坛入口用力一抛,公鸡在空中拍打翅膀落在看门巨蟒附近。

巨蟒的蛇眼犀利盯着公鸡,蛇头缓缓升起。公鸡丝毫没意识到危险,在地上徘徊。

——咻!一颗小石子从老白手中飞出,精准弹到鸡屁股上。

公鸡被击得往旁边飞去,落地之后没来得及咯咯又被另一颗石子击中,这下飞出了幽坛石板路,扑哧着翅膀落在林地上。

巨蟒的蛇头跟着鸡转,悄无声息地跟上,蛇身往林子游去。

蓄势待发,公鸡再飞起的时候,巨蟒往前突进。

尖牙扎进鸡脖子,蛇身卷住挣扎的猎物,大黑只顾着吃鸡,没注意到从幽坛窜出来两道人影!

其中有人一马当先……

老白旁边经过一阵风!

他傻眼看着擦肩而过的娇小身影,箭般冲进了山林,头也不带回一下。

小丫头是有多着急下山,赶着投胎都没这般脚力。

两人奔跑在昏暗的林间,鞋底沾满了丝丝银发,所踏之处,脚边涌动的毒虫避之不及。

跑出幽坛一段距离,紧张刺激的心情才放缓。

小花全身充满活力,甩动双臂仍然兴奋地蹬腿,又不得不停下等身后的男人。

因为她不认路!

她朝老白招手,焦急催促,

大摇大摆下山的男人啧了声,

小花站在坡下叉着腰,越等越不耐烦。

天还没完全黑,茂密的山林树影重重……山风穿过像无形的手撩拨她裸露在外的脖子,到处都有虫子跑动的沙沙响声,怎么越听越渗人。

她曾跟随离忧大人进林子抓虫炼蛊,所以早就知道,山顶和山林完全是两番景致。幽坛有树有花,有月有星。而蛰山林却阴森恐怖。

有老白陪着,小花还是不自觉打了个冷战。

视线游移间……

她她她、好像看见一团黑影,朝山下他们逼近。

而好死不死,老白背对着毫不知觉,还摇头晃脑吹口哨。

心眼被吊上嗓子眼,小花顿时呼吸短促,颤颤巍巍抬起手,指着老白身后。

老白不解看小花的傻样,才一回头。

蛇眼对人眼!

瞳孔中倒影着彼此模样,一个黑黢黢吞吐信子,另一个呆若木鸡。

这巨蟒仿佛想吃人!

寒气从脚底板涌上头顶,老白脸上的蛇麟纹在颤动,下一刻他被巨蟒缠住了。

从脚缠到头,他与蛇脸贴脸,亲密中带着冷冰。

这让老白瞬间想起他方才扔出的鸡,命丧蛇口的下场。来不及反抗,大黑把他放倒在地上,然后……

圆润的,滚下山!

闻声,小花一个矫健侧身,老白的头从她脚边滚过。拍拍胸口,遥遥目送蛇卷着人扬长而去。

她愣在原地挠头,他们先走一步,那她怎么办?

回头望向山顶的方向,这好不容易出来的……

没架住山下鸡腿的诱惑,小花脚步犹豫地迈开,她还是跟着老白滚的路下山吧。

……

可越走,小花越觉得不对劲。她搓搓手臂,夜里有点冷。

天又黑,雾又大。

山里的雾不知何时浓得分不清方向。

白茫茫一片,叫人心里发慌,树林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动,四面八方传来细小的声响。

小花急得原地打转,还吃什么大餐,她快要成为毒物的大餐!

她调转方向就往山上跑,终于彻底迷失在林中……

看着哪哪都是一样的树,怎么跑都跑不出这大雾,盲头苍蝇般的小花泛起泪光。

吸进的雾气引发剧烈咳嗽。她在眼前挥挥手,出现了重影!

仿佛坠入幻境。

她在跑,不远处有一个女子也在跑。

她想去求救,却发现,那女子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艰难地大口呼吸。

脚步灌了十斤水泥似的沉,她只知道要往高处走,头顶的树影晃得眼花。

只好低下头。

双足被地上石子割得鲜血淋漓,密密麻麻全是虫子在脚边爬,却不敢靠近。可能是她的血中带着太多毒素,连喜好人气的毒虫都怕。

浑身冷热交加,像被蚂蚁啃咬,腹部要撕开一般。但破败的身体渐渐感觉不到痛,麻木地撑着一口气。

脑中有一把声音回荡,她不能就这样死,她不能死……

奈何头越来越重,终于倒下。

枕住枯枝落叶,她吃力撑住眼皮,视线中,隐约出现一个白头发的人。

白头发……白头发……

倒在地上的小花突然清醒,她挣扎着起身,朝那人扑去。

张嘴就一个音。

嚎啕大哭,把心里的惊慌和委屈发泄得淋漓尽致。双手紧箍,把身前这人当做救命稻草,一放手就要重新掉入迷雾。

她踩在对方鞋子上,艰难踮着脚尖,小花挂在离忧的脖子上哭成了泪人,哭得一抽一抽。

可离忧大人就这么直挺挺站着,不说话,也不抱她。

惊吓过后得不到安抚,当下心里更是扭成一团。

她将眼泪鼻涕尽数抹在对方衣服,依然不肯撒手,埋在他的颈间啜泣,用力吸着离忧大人身上如松雪般清冽的气息,心跳才逐渐安定。

说话带着可怜巴巴的鼻音,

清冷的声线没有一丝起伏。

这从何说起,小花松开手,急忙摇头,

仰着脸的小丫头,噙着泪双眼通红,泪痕糊一脸,手指还紧紧攥着他的衣袖,比街边的被丢弃小狗还可怜。

可离忧的神色没有丝毫动容,不低头,只把眸子往下翻,对上小花。

又问这个问题……

小花低下头颅,只留给对方发顶。低垂的视线左右飘,逃跑被抓现成,心虚得不知如何应答。

还没等她想好,离忧大人下一句就来了。

他秉雷霆之势越说越重,小花急得拼命摇头说不出一句话,把他的衣袖皱成团攥在手心。

衣袖被大力抽走,离忧负手背后,把目光放远。

所有怒火化作淡淡的一句。

小花蓦地抬头,满眼震惊。

走了,还如何回家。

她深刻明白这回真惹怒了离忧大人,他头一回说出这种话。小花心中大乱,她不知道偷跑的后果竟然这么严重!

眼泪瞬间涌上来,她趔趄往前一步,离忧却从容后退一步。

即将被抛弃的恐惧让小花不管不顾地扑过去抱住腰身。伴着凄厉哭声,

小花什么都没有,只有他。

无助笼罩着,耳边是沉沉的心跳声,离忧的胸腔均匀起伏,丝毫不受哭声影响。

是铁了心要赶她走!

小花害怕但毫无办法,哭得眼前发昏,气都接不上。

女子的哭声弥散在林间,像只折了翅膀的鸟儿低吟婉转。

良久,头顶上一声轻叹。

双脚腾空,小花被抱起。

林中的雾散去,她远远能看见幽坛门口的蓝色火炬,悬着的心才放回肚子。

哭累了就蔫蔫地枕在离忧大人的肩上。悄悄抬眼,是他流畅的脸颊线,薄唇抿着,凤眸眼角上挑目视前方,神色紧绷。

小花感觉离忧大人还在生气。

手臂抬起,穿过披落身后的银发,小花紧了紧双手,把脸埋进男子的颈间摩挲,像猫儿般小心讨好。

她差点,就没有家了……

小说《报告祭司大人,小花女王跑路啦》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