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命缝尸人》免费章节-刘大爷沈仙全文阅读

绝命缝尸人

绝命缝尸人

蘑菇屋下的松鼠

本文标签: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绝命缝尸人》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十三爷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我换了一根火柴,只擦了一下就点着了。在微弱的火光中,我点燃了灶台。我身后一丝阴冷慢慢的窜上脊背,是那种熟悉的阴冷。下意识的转过头,那股阴冷消失不见。我松了一口气,把火柴盒放在灶台旁边。“把东西给我!快给我!”我好像听到了寡*妇的声音,忽远忽近。背上毛毛的,我缩了缩脖子,看向灶台旁边的壁橱。前段时间我爹买了一瓶榨菜一瓶辣椒酱,家里没有其他的食物,只能拿辣椒酱来拌饭了。辣椒酱拌饭用来待客过于寒酸。我跑到了隔壁人家的菜地里,厚着脸皮摘了几...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8-04 09:52:39

小说介绍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绝命缝尸人》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十三爷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我换了一根火柴,只擦了一下就点着了。在微弱的火光中,我点燃了灶台。我身后一丝阴冷慢慢的窜上脊背,是那种熟悉的阴冷。下意识的转过头,那股阴冷消失不见。我松了一口气,把火柴盒放在灶台旁边。“把东西给我!快给我!”我好像听到了寡*妇的声音,忽远忽近。背上毛毛的,我缩了缩脖子,看向灶台旁边的壁橱。前段时间我爹买了一瓶榨菜一瓶辣椒酱,家里没有其他的食物,只能拿辣椒酱来拌饭了。辣椒酱拌饭用来待客过于寒酸。我跑到了隔壁人家的菜地里,厚着脸皮摘了几...

第1章

小说:绝命缝尸人 主角:刘大爷沈仙 作者:十三爷 类型:悬疑惊悚 简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有残缺不入轮回,且让我来说一说,缝尸这门行当…… 第4章 黄鼠狼上吊(1) 她这么一说,我身子一僵,顿时站着不动了,身上全是冷汗。 她又狠抽了几下,我身上浮现出一股黑气,还散发着很浓烈的恶臭味。 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衣服上被淋了鸡血,就连头顶的狗皮帽子上都有,怪不得和寡*妇接触的时候,她一点都不怕。 如今也顾不得害羞了,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脱了个干净,冲进了洗澡间。 放水,洗澡,但那股恶臭怎么也祛除不了。 过了会儿,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那个女人送了一桶黑乎乎的东西进来,声音清冷的说道:“用黑狗血洗,你的狗皮帽子也在里面,洗干净就能穿了。” 她说的干净,指的是上面沾染的邪气。 半个小时后,我从洗澡间里走出来,她已经坐在前堂的桌前了,敲着二郎腿,目光玩味。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我一边擦着头,一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她刚刚救了我,对她也没那么大敌意了。 她眉头微皱,白了我一眼:“你难道不知道第一次见面,就问女生的姓名,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 她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接了。 从小我和老爹长大,还真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打交道。 过了会儿,她可能是见我不说话,嘟囔了一句无趣,说道:“是你爸让我来的,顺便帮帮忙,别让你被脏东西吃了,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我假装没听到她话里的嘲讽,问道:“我爸在哪?” “不知道。” 她回答的很干脆。 顿了顿,她又说了句:“明天你和我回家一趟,就能知道了。” 她脸色古怪,那个表情就好像是带着男朋友回家见家长一样。 我摇了摇头,随手把擦头的毛巾扔到一边的椅子上,很严肃的说道:“恐怕不行,石村的事还没解决,今天寡*妇没达到目的回去了,肯定要死人。” 我这么一说,紧接着一道嘲讽的目光从她坐着的方向直射过来:“看来沈家人也不怎么样嘛,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你爸才走了一天,就捅了这么大篓子?” 接二连三的被小看,我也来了脾气,道:“那你去啊,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一拍桌子,站起来了,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好啊,我帮你解决石村的事,但事成之后,你要跟我回家一趟。” 我想也不想的答道:“行,那就这么定了!” 当然,我也不是置气。 我知道凭借着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肯定斗不过寡*妇,不然也不会想把她引到我家里了。 从院子大门开始,全都是我爹布下的法阵,只要寡*妇进来,我就可以让她有来无回。 可惜只差一步,没想到寡*妇那么谨慎,发现屋里有人,转身就跑。 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庸手,凭借着她刚刚救我的一幕我就能断定,她懂得肯定比我多。 和石村的上百条人命相比,我陪她回家走上一趟,也就不算什么了。 晚上,我炒了三菜一汤,她难得的夸了我一句:第4章 黄鼠狼上吊(2) “想不到你做饭挺好吃的。” “那当然,从三年前家里的饭菜就都是我负责了。” 得到一位美女的夸奖,我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 “哼,我的意思是你一个大男人做饭这么好吃,该不会是个……” 后两个字她没说,但从她脸上鄙夷的表情看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刚对她转变的印象,一下又一落千丈了。 吃过饭,约定好明天五点去石村,我安排她暂时住在老爹的房间,她没什么异议。 安顿好后,我准备回房间,余光瞥到刚吃过饭的桌子,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脑袋。 等我转过头,那个脑袋就不见了。 皱紧眉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按理说寡*妇应该是进不来的才对。 这件事我也没放在心上,收拾好后,绕着院子检查了一番法阵,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 绕回大门口,我顿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在大门横梁上挂着一根绳子,上面拴着一只黄鼠狼。 黄鼠狼的脖子断了一半,还能看见白色的骨碴,血顺着黄色的毛发往下流。 黄鼠狼上吊,是一种很恶毒的诅咒,预示着这家会家破人亡。 是寡*妇做的,还是另有其人? 想着的功夫,我手上也没闲着,去仓库搬了一个梯子回来,把黄鼠狼去取了下来。 手刚碰到绳子,黄鼠狼忽然睁开了眼睛,挣扎着“叽叽”叫了两声,好像是婴儿在哭一样。 大半夜的,这一幕让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身后被人用力推了一下,脑袋正好卡在黄鼠狼上吊的绳套里。 梯子倒了,我被吊在半空中,黄鼠狼的尸体落在地上,两个黑黝黝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嘴角牵起,像是在笑一样。 我死死的抓着绳子,但无济于事,体力飞快的流逝,绳子卡在喉咙上也越来越紧,强烈的窒息感涌来。 两分钟后,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脖子上一松,我感觉身体有些失重,落在了地上。 “咳咳……”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血痰,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断开的绳子。 要是她晚来一会儿,我今天可能就要吊死在自己家大门口了。 “大半夜的,你爬大门上干什么?”女人的声音怒不可遏,拉着我的肩膀,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了。 “咳咳,你以为我想爬啊,你看地上是什么?”我一手揉着喉咙,一手指着地上死不瞑目的黄鼠狼。 断绳,黄鼠狼,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看来这是有人要你死。” “是啊,刚刚要不是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也不会被吊起来。” 说完,我还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也许不是人呢?”她不由分说的走到我身后,掀起了我的衣服。 “你干嘛!”我挣扎了一下。 “别乱动!”她用命令式的语气说道,声音里还带着一丝颤抖:“你背后有一个手掌印。” 第5章 鬼压床(1) 听了女人的话,我身子一僵,一动也不敢动了。 过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露出一副特别悲观的表情,看着我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好了,没事,就一个手掌印而已。 这次只是让她钻了空子,下次小心点,她进不来的。” 尽管如此,我心头还是沉甸甸的,转头朝着大门外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我看到了寡*妇站在二十米开外的一个大树下,阴测测的盯着我看。 这一刻,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跟上女人,进了屋子。 她径直走向我爸的房间,临关门前,忽然说了句:“对了,我叫赵妍。” 我点头,喊了句:“妍姐。” 她身子一顿,愣了愣神,表情很古怪,说道:“那就先这样叫着吧。” 我也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洗漱好后,就回房间睡觉了。 睡了会儿,我总感觉耳边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 用手去抓,摸到一个冰冰凉凉,滑滑腻腻的一团。 瞬间,我清醒过来,手拿到眼前一看,是一缕头发。 仔细一看,不仅是床头,整个床上都是头发,密密麻麻的,还会蠕动。 我瞪着眼睛,一阵头皮发麻,跳下床就要跑。 还没等我下得去床,一大把头发忽然从床上掀起来,缠住了我的小腿。 “草!”床头的柜子上有一把剪刀,我伸手去拿。 头发好像事先知道一样,分出几缕头发缠住了我,另外的头发把剪刀淹没了。 心里一阵冰凉,我拼了命的挣扎,可除了让头发越缠越紧之外根本无济于事。 我想要张嘴叫喊,头发钻到了我的嘴里,卡在喉咙里,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头发在不停的往食道里钻。 这一刻,我只剩下了绝望。 就在这时,眼前的头发忽然分开,从里面钻出来一个女人。 是石村的寡*妇。 她脸色惨白,眼眶凹陷,浓重的黑眼圈下,是一双看不到眼白的眼睛。 “咯咯咯……” 她张开嘴,喉咙里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呜呜呜……” 我嘴里塞满了头发,拼了命的摇头,但很快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头发越缠越紧,开始往肉里面钻。 我疼的撕心裂肺,满头大汗,恨不得立刻就死过去。 可偏偏,这个时候我想死都不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才听到一阵开门声,然后脸上火辣辣的疼。 睁开眼睛,看到赵妍站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把剪刀,直直的朝着我的心口扎下去了。 突如其来的攻击,我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赵妍用剪刀剪断了缠在我身上的头发,脸色凝重,道:“看来必须马上解决,不能拖下去了。” 说完,赵妍把剪刀扔给我,说道:“快点收拾,我们马上出发。” 起床后,我看到床上确实有一大团头发,昨晚就是这些东西缠住了我。 我心里一阵恶心,厌恶的把头发摔到地上,身上全都是汗,床单都印出了一个人形的痕迹。 昨晚是梦,还是鬼压床? 我在家里,寡*妇是怎么进来的? 现在想起来,我还头第5章 鬼压床(2) 皮发麻。 不敢继续往下深思,穿好衣服,拿好缝尸的一应事物,我去老爹的房间喊了声赵妍。 她开门,神色怪异的看着我,问道:“你带这些干什么?” 没给我说话的时间,她指着我背着的木箱子,道:“我们是去打她个魂飞魄散的,这些东西放家里,带上你爹的桃木钉。” 说完,砰的一声,门重新关上了,里面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桃木钉,是老爹早些年搞到的。 据说用的是三十三年的老桃树,再用黑狗血浸泡二十一天,寻一个太阳最毒的日子,放在太阳下暴晒。 这样的桃木钉,一颗就能让厉鬼毙命。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哪怕是害人的厉鬼,如果愿意转世投胎,也不会动用这种狠毒的桃木钉。 一旦用了,鬼魂就会魂飞魄散,从此再也没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使用者,也会有损阴德,下地府后要下油锅的。 当然,除了桃木钉之外,后面的都是道听途说,具体的也无从考究。 赵妍说让我动用桃木钉,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祸是我闯的,要是丢下不管,任凭寡*妇害死整个石村的人,恐怕就算我下了地府,也再难投胎成人了。 不久后,赵妍从老爹的房间里出来了,手上多了把桃木剑。 她拿在手里晃了晃,舞了个剑花,道:“轻是轻了点,但桃木不错,勉强能用吧。” 说完,她让我拎来一桶黑狗血,把桃木剑放进去染了血,这才说道:“走吧,今天就让本小姐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本事。” 我撇了撇嘴,不可置否,拿上狗皮帽子,在前面带路。 正午时分,我们正好到石村前,一口大黑棺立在村口,上面贴着我的黑白照片。 明明是艳阳高照,可周围却阴测测的,像是笼罩着一层黑气。 赵妍呵呵一笑,语气森然:“看来有人不欢迎你呢,棺材都给你准备好了。” 我知道她是在调侃我,也不生气,于是问道:“绕过去,还是直接进去?” “你说呢?” 她没回答,反而把问题抛了回来。 我也不矫情,桃木钉捏在手里,转头说:“那就直接进去呗。” 说完,我就率先走了一步。 才开始没什么事,只是越接近黑棺,空气就越冷,好像寒冬一样。 当接近到五米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忽然一变,黑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红色旗袍,脑袋歪着,头发散乱遮住了五官,只露出一个没有眼白的眼睛。 我敢断定,眼前的女人不是寡*妇,她又在搞什么名堂? 转过头,赵妍也不见了。 鬼遮眼,还是鬼打墙? 我哈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昨天经历了两次命悬一线,我也成长了许多,不再是遇到危险只会大喊大叫了。 旗袍女人四肢很不协调,皮耷拉在骨头上,佝偻着腰,干枯的双手前伸,那颗黑眼球死死的盯着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她走的并不快,但五米的距离也用不了多久,眼看着就要抓到我的衣服。 我想要取出桃木钉防身,可这个时候我却惊恐的发现,身子不听使唤,动不了了。 第6章 鬼棺(1) 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旗袍女鬼靠近我,我内心涌起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 她渐渐的靠近我了,距离从五米慢慢缩短,直到再走一步就能碰到我。 该死的,今天真的太倒霉了。 我死死的咬牙,努力想让自己的手挪动,哪怕是一分一毫。 还是不能动,眼见旗袍女鬼就要碰到自己了,我豁出去似的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就会死在这寡*妇手里,心中尽是不甘。 “啪”的一声响了起来,声音由远至近。 我感觉我的魂瞬间归位,脸上火辣辣的,身边丝丝冷气减轻了许多。 “喂,回神,你醒醒。” 赵妍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我回过神来,眼中尽是迷茫之色。 我感觉身上黏糊糊的,摸了摸后背,发现背上冷汗直流。 “刚刚我怎么了?”我看赵妍的眼神怪异,我深吸了一口气。 赵妍握住了桃木剑,扫了前面一眼:“你刚刚走了几步就停住了,然后一动不动的站着。 然后黑棺不见了,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桃木钉,看向黑棺消失的地方:“我看到一个旗袍女鬼,但是不是寡*妇。 然后我发现我动不了了。” 赵妍听到我说的,她挑了挑眉:“那寡*妇有两把刷子,只是诈尸就能把你唬住。” 接着,她的语气轻松:“走吧,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寡*妇有多少能耐。” 我跟她走进了石村,村子里令人意外的安静,没有村民走动。 我留意着四周,攥着桃木钉的手有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赵妍走近一户人家,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有人开门。 她皱了皱眉,用力一推门,木门吱呀吱呀的被推了开来。 四周太安静了,安静的很不正常。 “太安静了,就好像空的村子。” 她喃喃自语,转过头看着我。 我的手在抖。 我的牙齿在打颤。 我看到了寡*妇。 寡*妇就站在赵妍的旁边,阴冷包围着我,但是赵妍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 我抬起手,正想投掷出桃木钉。 赵妍看我的表情古怪,迅速反应过来,往我身边一窜。 也就是那一瞬间,寡*妇又消失了。 我的呼吸一滞,心怦怦的跳着。 “刚刚寡*妇在你旁边。” 赵妍思考良久,开口:“去祠堂,这里没人。” 有了目的地,我和赵妍赶去祠堂。 村里死气沉沉的,我和赵妍一个人都没看见。 靠近祠堂,那种阴冷再次顺着我的四肢爬了上来。 我感觉寡*妇就在祠堂里。 祠堂的门半开着。 在我的记忆里,祠堂的门前长年挂着一把铁锁。 风顺着祠堂半开的门吹进去,我感觉毛骨悚然。 “果然有东西在。” 赵妍握着桃木剑的手上青色的血管暴起,我看的出她很紧张。 鬼使神差的,我伸出手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她的手一抖,眼眸中有一丝意外。 “走吧,我和你一起。” 我假装不在意似的咳了一声,用那握着桃木钉的手背靠在木门上,慢慢的推开了祠堂门。 正午十分,祠堂外阳光明媚,透过祠堂门的缝隙能看到,祠堂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祠堂的门被我推开了。 赵妍想先进去探探,我拦住了她,用口型告诉她我先进去。 第6章 鬼棺(2) 我的一只脚刚踏入祠堂,就感受到了更加阴冷的气息。 那股阴冷直透骨髓,我攥着桃木钉的手紧了紧。 另一只脚慢慢抬起,慢慢的落到了祠堂的地面上。 跟我想的一样,祠堂门猛的关上了。 我的眼前漆黑一片,视网膜还在适应这种黑暗,而那阴冷已经在向我逼近了。 祠堂我在很小的时候来过,现在的记忆已经不深了,我不记得祠堂的样子。 当我熟悉了这片黑暗的时候,我抬手,好像碰到了一个冷冷冰冰的东西。 我一句话也没说,我知道那是什么。 那就是寡*妇。 “东西带了没?”身旁那个阴冷的身影握住了我的手腕。 又是那种一动也不能动的感觉,我看向身旁那个模糊的身影:“胎盘在我身上。” 我刚说完,寡*妇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笑声。 “咯咯咯……” “你在骗我,我只是想要活而已,只是为了活!快把东西带给我!”寡*妇说完,阴冷的如同蛇身一般的手遏住了我的脖子,缓缓的把我提了起来。 寡*妇很用力,可是用的不是活人的力。 时隔一个上午,连续两天被勒脖子,我觉得她这次是下死手了。 “我死了……你就……不知道……了……”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我感觉她遏住我脖子的力小了一些。 她停住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突然可以动弹了。 我猛的抬手,桃木钉直直的射向寡*妇。 寡*妇感觉到了危险,遏住我脖子的手松了开来。 脚一触地,我就往祠堂唯一的窗户跑去。 我是寡*妇活的唯一机会,寡*妇见我要逃跑,就直接朝着我扑了过来。 “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她追着我,口中念念有词。 就在寡*妇快要抓住我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身边闪过,与此同时,我身后的寡*妇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 “还冷愣住干嘛,来帮忙。” 赵妍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赵妍来的很是时候。 我转身,从口袋里取出那个真正的桃木钉,朝着被制住的寡*妇拍过去。 谁知我手中的桃木钉还未碰到寡*妇,寡*妇的身影就从祠堂消失了。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骗子。” 寡*妇消失的毫无预兆,只留下了一句话。 赵妍啧了一声:“让她逃掉了。” 我在黑暗中看不起赵妍的表情,但是我感觉自己好像能透过双眼看到她脸上沮丧的表情。 我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村民不在这里,我们走吧。” 赵妍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她突然甩开了我的手,语气冷了几分:“嗯,走吧。” 寡*妇不在,祠堂的门轻而易举的被我推了开来。 我看着门外的阳光,好像时隔多日。 祠堂外就是石村的大道,我和赵妍一出祠堂就看到了村里人来人往。 “看起来刚才看到的,只是寡*妇制造的假象。” 赵妍走出祠堂后,关上了祠堂的门。 我没有回答她,看了看手中的桃木钉:“我们得赶紧解决寡*妇。” 我很担心寡*妇会真的伤害到村里人。 “先回去吧。” 赵妍把桃木剑收了起来,用带出来的破布裹着。 她看了我一眼:“带路,我不知道你们这的路怎么走。” 我看了看她,抬脚跑到了她前面。 第7章 鬼打墙(1) 眼前恢复了正常的村道我很熟悉,只不过我家的位置有点偏僻,还得绕小道才能到家。 “你家挺偏僻的。” 赵妍跟着我走在乡间小道上。 她手中的桃木剑紧紧握着,一点也没放松。 我知道我家得绕过一段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才能到,我也知道这里的阴气有些重,容易惹到不干净的东西。 我带着赵妍左拐右拐,始终没有看到我家旁边的那块无字石碑。 “妍姐,我觉得有些不对。” 我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证准备做一个标记。 突然背后一凉,赵妍的桃木剑朝着我刺了过来。 剑嗖的一声贴着我的背穿过,赵妍来不及管我,冲着那个人影追了过去。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妍已经在杂草中不见了。 我有些狼狈的站起身,扯了扯我头顶的狗皮帽子。 我一个人站在这小道上,周边寂静得吓人,心里有些慌乱,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了。 手紧紧的抓着裤子口袋,我朝着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小路往家里走。 那股令人发指的阴冷一直若隐若现在我身边环绕。 我加快了脚步,往前跑了好一会。 一里不到的距离我像是走了半个多小时。 不对,为什么那么远?我明明记得顺着这条路,走不到十分钟就能到我家啊。 我有些疲乏的低下头,我看到了自己做的标记。 这是怎么回事?我其实没有动,一直在原地踏步吗? 一时间,阴冷侵*入我的四肢,我的大脑。 我的大脑空白一片。 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住自己跳的很快的心脏,我推测这是鬼打墙。 我这个人不是坐以待毙的人,爸说过,鬼打墙的破除方法就是找到那只鬼。 而这个鬼,十有八九就是寡*妇。 阴冷还没有渗入我的身体,我能感觉到寡*妇不在我身边。 我不知道赵妍去哪里了,知道这是鬼打墙,我一个人也不好再乱走。 我刚坐下来,一个身影闪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就走:“快走,寡*妇要追过来了。” 我看着赵妍,她一脸焦急的催促我跟她走。 在她握住我的手的同时,我感觉到了一种怪异感,从我的手顺着我的身子往上爬。 直觉告诉我,她不是赵妍。 我一把甩开她的手,警惕的看着她。 “你把赵妍引到哪里去了?”我做出一副即将攻击她的样子。 她好像很意外,一脸惊诧:“你在说什么,我就是赵妍啊。” 当她再想握住我的手时,我取出来桃木钉。 她好像明白了我说的,咧了咧嘴,白净的脸上开始腐烂。 只是十几秒,她本来的面目就显现了出来。 我猜的没错,她果然是寡*妇。 寡*妇阴沉沉的冲着我咧开了嘴,好似尖叫般的说:“放心好了,你们都走不了,你们都得死!” 说完,直直的朝着我飞扑过来。 我闪到一边,看准时机,把桃木钉狠狠的朝着她的心口拍去。 原以为这样就能干掉她了,没想到她一个闪第7章 鬼打墙(2) 身,毫无血色的十指对着我的脸划了过来。 除了桃木钉,我手无寸铁。 我慌乱的躲避着寡*妇的攻击,同时希望赵妍早一点找过来。 桃木钉掉落在杂草丛生的地方,我顾着躲避寡*妇的攻击没办法去寻找。 眼看着我快要筋疲力尽了,寡*妇的攻击反而更起劲。 我身边的空气一瞬间凝固了起来,我整个人也开始动弹不得。 寡*妇见我已经没办法挣扎了,阴阴的笑了笑:“你小子还想逃掉?她不会来救你了。 死了也好,不是吗?全村的人都会为你陪葬的。” 寡*妇说完,尖利的笑声震荡着我的耳膜。 我的大脑快速运转着,眼睛扫视着附近的地面。 正当寡*妇逼近我正准备给我来一下致命一击时,赵妍的身影迅速出现在了寡*妇的身后。 她毫不犹豫的将刚刚捡起的桃木钉,钉进了寡*妇早就不跳动的心脏。 那一瞬间,寡*妇没有发出任何的叫声,她的眼眶开始滴血。 她死死的盯着我,嘴一张一合的好似在说什么。 我还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她的身影就渐渐的消失了。 只剩那个桃木钉掉落在杂草丛中。 “她真死了?”我呆愣了虚假,嘴唇动了动。 赵妍不以为然:“她早就死了。 只是我不知道她刚刚是真的魂飞魄散,还是只是受了小伤。 不过这不重要了,鬼打墙以解,我们先出去。” 赵妍说的也是,我捡起地上的桃木钉,跟她一起走出了这条通往我家的小道。 我带赵妍走到了我家门口,我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夹杂着恶臭扑面而来。 赵妍看了看我家门上的那大片血迹:“又是鸡血,不祥之兆。” 我叹了口气,把桃木钉放进口袋里。 手放在门上干净的地方,推开了门。 我家还是空荡荡的,除了我和赵妍在,没有别人。 赵妍随便找了张凳子坐下:“我感觉这诈尸有些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 “我是按我爹缝尸的方法来缝的,诈尸的确有些奇怪。” 我也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她身旁。 “近日得小心点,寡*妇对你会下杀手的。 想解决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赵妍把桃木剑放在凳子旁边,跟我说完话后,我和她安静了下来。 “我去做点饭吃。” 我听到了她肚子传出的咕咕声,回过神来感觉自己也有些饿。 我站了起来,赵妍也站了起来。 她把一个小布袋递给我:“给你的。 有一定的辟邪能力,必要的时候能救你一命。” 我一愣,眼神询问她为什么要给我。 “让你拿着就拿着。” 赵妍扫了我一眼,又坐了下来。 见赵妍这样,我笑了笑。 收起她给我的护身符,走去厨房。 家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去买米了。 我看着米缸里所剩无几的米,舀起一碗,洗了三遍,加着水倒进锅里。 材火也不是很够用,但是做一餐饭应该没问题。 我拿着火柴,对着火柴盒擦了一下。 没有火光亮起来。 怎么回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